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修订教育法律,应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  

2013-09-09 08:1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或者委托专业专门机构”进行评估,这本质还是行政评估。 对于《高等教育法》修订,笔者最关心的是,原有的法律,连法律责任这一章节也没有,这导致该法规定的学校办学自主权,没有落实,也无从救济,修订该法,应该至少补全法律责任章节,不然,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可能遭遇不被执行、落实的尴尬。其余法律的修订,也必须解决问责机制的问题,这也是国家教改《纲要》的要求,只有让法律法规管用,才能真正做到依法治教。 改革其实就是变法,以笔者之见,修订法律法规的重要性,远在于制订教改《纲要》之上——《纲要》的制订为修订法律提供了蓝本,修订法律应该以《纲要》作为基础,广泛征求意见。这4部教育法律的修订,应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范围内,结合教育改革的任务,进行讨论和审议,这样才能把教改纲要全面变为教改法案,切实推动我国面向2020年的教育改革。

国务院法制办9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国务院法制办9月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月6日)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6日)

国务院法制办9月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月6日)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将此前确定的教育改革确定下来。 客观而言,《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是比较切合《纲要》精神的,该法围绕《纲要》确定的对民办教育实行分类管理的原则,修订了原有法律中与之冲突的条款,比如,删除高等教育法第二十四条关于设立高等学校“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内容,规定“民办学校可以自主选择,登记为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法人。”这为推进民办教育分类管理提供了法律依据。 但《高等教育法》的修订,却颇令人失望。虽然修订此法,主要着眼点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但有关的内容却不多,只是一定程度下放高校审批权限,增加“高等学校设立学术委员会,审议、决定有关学术发展、学术评价、学术规范的事项,处理学术纠纷”和“高等学校应当建立本校办学水平、教育质量的保障与评价制度,及时公开相关信息,接受社会监督。教育行政部门可以组织专家或者委托专业专门机构对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效益和教育质量进行评估”规定。这和《纲要》确定的高等教育改革任务相去甚远。 需要注意的是,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既需要中央向地方放权,更需要政府向学校放权。新修订的法律,只提到审批权一定程度下放,却没有涉及政府向学校全面放权——原有的高等教育法确立高校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但没有落实与问责机制;而在大学内部明确学术委员会,具有学术审议权、决策权,这有进步意义,但对于学校行政侵犯学术权,却没有约束机制,现实的问题就出在没有约束机制,很多学校成立了学术委员会,也号称其为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可却被闲置,成为摆设;至于高校办学质量评估,按照《纲要》的精神,应该实行专业评价,但在新修订的法律中,还是“教育行政部门可以组织专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将此前确定的教育改革确定下来。

 

国务院法制办9月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月6日)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客观而言,《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是比较切合《纲要》精神的,该法围绕《纲要》确定的对民办教育实行分类管理的原则,修订了原有法律中与之冲突的条款,比如,删除高等教育法第二十四条关于设立高等学校“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内容,规定“民办学校可以自主选择,登记为非营利性或者营利性法人。”这为推进民办教育分类管理提供了法律依据。

 

国务院法制办9月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月6日)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但《高等教育法》的修订,却颇令人失望。虽然修订此法,主要着眼点是建立现代大学制度,但有关的内容却不多,只是一定程度下放高校审批权限,增加“高等学校设立学术委员会,审议、决定有关学术发展、学术评价、学术规范的事项,处理学术纠纷”和“高等学校应当建立本校办学水平、教育质量的保障与评价制度,及时公开相关信息,接受社会监督。教育行政部门可以组织专家或者委托专业专门机构对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效益和教育质量进行评估”规定。这和《纲要》确定的高等教育改革任务相去甚远。

 

需要注意的是,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既需要中央向地方放权,更需要政府向学校放权。新修订的法律,只提到审批权一定程度下放,却没有涉及政府向学校全面放权——原有的高等教育法确立高校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但没有落实与问责机制;而在大学内部明确学术委员会,具有学术审议权、决策权,这有进步意义,但对于学校行政侵犯学术权,却没有约束机制,现实的问题就出在没有约束机制,很多学校成立了学术委员会,也号称其为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可却被闲置,成为摆设;至于高校办学质量评估,按照《纲要》的精神,应该实行专业评价,但在新修订的法律中,还是“教育行政部门可以组织专家或者委托专业专门机构”进行评估,这本质还是行政评估。

 

对于《高等教育法》修订,笔者最关心的是,原有的法律,连法律责任这一章节也没有,这导致该法规定的学校办学自主权,没有落实,也无从救济,修订该法,应该至少补全法律责任章节,不然,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可能遭遇不被执行、落实的尴尬。其余法律的修订,也必须解决问责机制的问题,这也是国家教改《纲要》的要求,只有让法律法规管用,才能真正做到依法治教。

   

    改革其实就是变法,以笔者之见,修订法律法规的重要性,远在于制订教改《纲要》之上——《纲要》的制订为修订法律提供了蓝本,修订法律应该以《纲要》作为基础,广泛征求意见。这家或者委托专业专门机构”进行评估,这本质还是行政评估。 对于《高等教育法》修订,笔者最关心的是,原有的法律,连法律责任这一章节也没有,这导致该法规定的学校办学自主权,没有落实,也无从救济,修订该法,应该至少补全法律责任章节,不然,所有的法律条文,都可能遭遇不被执行、落实的尴尬。其余法律的修订,也必须解决问责机制的问题,这也是国家教改《纲要》的要求,只有让法律法规管用,才能真正做到依法治教。 改革其实就是变法,以笔者之见,修订法律法规的重要性,远在于制订教改《纲要》之上——《纲要》的制订为修订法律提供了蓝本,修订法律应该以《纲要》作为基础,广泛征求意见。这4部教育法律的修订,应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范围内,结合教育改革的任务,进行讨论和审议,这样才能把教改纲要全面变为教改法案,切实推动我国面向2020年的教育改革。4部教育法律的修订,应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范围内,结合教育改革的任务,进行讨论和审议,这样才能把教改纲要全面变为教改法案,切实推动我国面向2020国务院法制办9月5日公布《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对《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和《民办教育促进法》四部法律相关条款进行修订。意见稿中拟规定,每年9月28日为教师节,并增加了校长任职资格要求、提高民办校地位等一系列重要条款。(北京晨报9月6日) 这次集中修订四部教育法律,可以视为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下文简称《纲要》)的落实——《纲要》规定,“完善教育法律法规。按照全面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要求,加快教育法制建设进程,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法律法规。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修订教育法、职业教育法、高等教育法、学位条例、教师法、民办教育促进法,制定有关考试、学校、终身学习、学前教育、家庭教育等法律。加强教育行政法规建设。”——从道理上讲,修行教育法律法规,是修订原有法律法规中与教育改革的需要不相符的条文,由此扫除教育改革的障碍,让教改有法律的保障,但从修订草案看,教育法律法规修订的内容,还难以满足教改的需要。笔者建议,要立足把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法案,全面修订教育法律。 由于我国教改《纲要》是由行政部门发布的,因此,落实《纲要》面临法律修订滞后的问题——如果教育法律法规不修订,那么,落实《纲要》就面临违法的风险,而且,教改就将由教育行政部门主导,这会导致以放权为核心的改革难以推进。国家有关部门在《纲要》颁布三年后启动相关教育法律修订,虽然晚了不少时间,但还是表明了改革的态度。而鉴于这关系到接下来改革的依法推进,修订法律应该全面对接《纲要》精神,以法律条文形式年的教育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