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责任督学能独立履责监督教育吗?  

2013-09-25 13:0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方面面。否则,就会导致责任不清,越权干涉学校依法办学,也增加学校的负担。 如果要让责任督学产生督导作用,也避免督学代表行政参与学校办学,就应该通过社会选拔机制产生督学,比如,组成社区教育委员会,由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会人士参加,公开招募学区的督学,包括督学志愿者,如此招募的督学,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保障督学的独立性,督学将对选拔其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而不是对委任其的行政部门负责。另一方面,督学的来源广泛,不再是教育系统的“内部人士”、退休人员,这样可让公众更多地参与教育监督。更重要的是,代表公众利益的督学,不但可以监督学校,也可监督教育部门,其工作方式也转变,包括改变原来的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方式,为向公众汇报。 说到底,目前的责任督学制度,是教育体制内增设的监督制度,这种内部监督体系,已被实践证明会把监督变为形式,不但会进一步增加行政权力——教育部门借监督之名,可全面参与到学校的办学中,也增加新的教育开支,据报道,目前全国有30万中小学校,专兼职督学有5万多人,教育部要求按一人负责5所学校配备督学,目前督学缺口有近一万人。就以1人每年的开销1万计,费用就是5个亿。当前,对教育实行监督,主要应发展公众监督和社会评价。 其一,发挥各级人大的质询、监督功能。家长们与其向教育部门的“片儿警”投诉,还不如向人大代表投诉,作为人大代表,本身就有监督、质询的责任,而且也有相应的权力,可启动对教育部门、学校领导的问责,包括罢免。为何放着有效的外部权力制衡、监督机制不用,却在教育体制内建立一套新的监督体系呢? 其二,建立并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当前我国中小学里大多不规范办学,侵犯

今年年底之前,全国所有中小学校都将在校门口挂上本校“督学”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群众对学校有意见,可以直接给教育“片儿警”打电话。据悉,今年中小学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制度将覆盖所有中小学校。责任督学有权对学校管理、招生收费、课程开设、教育教学、教师师德、学生学习和课业负担及校园安全卫生、校风、教风、学风等情况进行督导。(北京晚报9月24日)

 

教育部的挂牌督学制度,出发点是加强对办学的监督和问责,但问题是,按照目前的督导产生方式和行政隶属关系,责任督学制度,难以起到有效的教育监督和教育问责。

 

按照责任督学的遴选办法,目前,责任督学主要从在职和退休的校长、教师、教研人员和行政人员中遴选,这种人员构成,就决定督学工作难以独立,加之督学是由教育部门聘任,督学的结果很可能是帮教育部门说话。我国各地的教育乱象,责任并不只在学校,多与地方政府部门有关,有的是地方政府投入不够,不给钱只给“政策”让学校乱收费;有的是政府部门直接干预学校办学,侵犯学校、师生的合法权益。对于这些教育乱象,由教育部门聘任的督导,能督导吗?另外,督导并没有处理问题的权力,只能把情况反映给行政部门由行政部门处理,那么,如果行政部门不处理,督导又能如何?

 

毋庸置疑,这还是行政主导的教育问责方式,这也正是我国教育监督、教育问责很难进行的根本原因——教育部门、学校是一体的,属于上下级关系,问责就是“老子问责儿子”。

方方面面。否则,就会导致责任不清,越权干涉学校依法办学,也增加学校的负担。 如果要让责任督学产生督导作用,也避免督学代表行政参与学校办学,就应该通过社会选拔机制产生督学,比如,组成社区教育委员会,由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会人士参加,公开招募学区的督学,包括督学志愿者,如此招募的督学,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保障督学的独立性,督学将对选拔其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而不是对委任其的行政部门负责。另一方面,督学的来源广泛,不再是教育系统的“内部人士”、退休人员,这样可让公众更多地参与教育监督。更重要的是,代表公众利益的督学,不但可以监督学校,也可监督教育部门,其工作方式也转变,包括改变原来的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方式,为向公众汇报。 说到底,目前的责任督学制度,是教育体制内增设的监督制度,这种内部监督体系,已被实践证明会把监督变为形式,不但会进一步增加行政权力——教育部门借监督之名,可全面参与到学校的办学中,也增加新的教育开支,据报道,目前全国有30万中小学校,专兼职督学有5万多人,教育部要求按一人负责5所学校配备督学,目前督学缺口有近一万人。就以1人每年的开销1万计,费用就是5个亿。当前,对教育实行监督,主要应发展公众监督和社会评价。 其一,发挥各级人大的质询、监督功能。家长们与其向教育部门的“片儿警”投诉,还不如向人大代表投诉,作为人大代表,本身就有监督、质询的责任,而且也有相应的权力,可启动对教育部门、学校领导的问责,包括罢免。为何放着有效的外部权力制衡、监督机制不用,却在教育体制内建立一套新的监督体系呢? 其二,建立并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当前我国中小学里大多不规范办学,侵犯

 

而且,从责任督导的督导责任看,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学校管理、办学的行政化,像课程开设、教育教学、学生学习这类学校教育事务,是不应该由督导来督查的,按照教改“管评办”分离的原则,就是政府部门对学校进行督导,也只能是依法治校方面,而不是学校办学的方方面面。否则,就会导致责任不清,越权干涉学校依法办学,也增加学校的负担。

 

如果要让责任督学产生督导作用,也避免督学代表行政参与学校办学,就应该通过社会选拔机制产生督学,比如,组成社区教育委员会,由政府官员、人大代表、学校领导、教师代表、家长代表、社会人士参加,公开招募学区的督学,包括督学志愿者,如此招募的督学,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保障督学的独立性,督学将对选拔其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而不是对委任其的行政部门负责。另一方面,督学的来源广泛,不再是教育系统的“内部人士”、退休人员,这样可让公众更多地参与教育监督。更重要的是,代表公众利益的督学,不但可以监督学校,也可监督教育部门,其工作方式也转变,包括改变原来的向上级部门汇报的方式,为向公众汇报。

 

说到底,目前的责任督学制度,是教育体制内增设的监督制度,这种内部监督体系,已被实践证明会把监督变为形式,不但会进一步增加行政权力——教育部门借监督之名,可全面参与到学校的办学中,也增加新的教育开支,据报道,目前全国有30万中小学校,专兼职督学有5万多人,教育部要求按一人负责5所学校配备督学,目前督学缺口有近一万人。就以1人每年的开销1万计,费用就是5个亿。当前,对教育实行监督,主要应发展公众监督和社会评价。

学生权益的事件,都与学校没有代表受教育者权益的家长委员会有关——学校的规定,不需要征求家长委员会的意见就出台,学生(家长)相对于办学者,处于弱势,就是权益被侵犯,也没有畅通的维权渠道。如果学校有家长委员会,能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那么,家长们完全可以通过家长委员会把学校不规范办学、侵犯学生的意见表达出来,要求学校修改规定,改正措施,甚至可对学校实施问责。在美国,家长委员会甚至有权罢免校长,决定学校关闭。去年,我国教育部曾发文要求各地中小学、幼儿园建立家长委员会,但从实际情况看,这一工作推进缓慢。 这传递出的信息是,教育部门、学校并不希望自己的权力被监督、制约——家长委员会是现代学校制度的重要构成,不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的情况下,却依赖责任督学制度,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折射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而放权推进改革,才是治理教育问题的必由之路。

 

其一,发挥各级人大的质询、监督功能。家长们与其向教育部门的“片儿警”投诉,还不如向人大代表投诉,作为人大代表,本身就有监督、质询的责任,而且也有相应的权力,可启动对教育部门、学校领导的问责,包括罢免。为何放着有效的外部权力制衡、监督机制不用,却在教育体制内建立一套新的监督体系呢?

 

学生权益的事件,都与学校没有代表受教育者权益的家长委员会有关——学校的规定,不需要征求家长委员会的意见就出台,学生(家长)相对于办学者,处于弱势,就是权益被侵犯,也没有畅通的维权渠道。如果学校有家长委员会,能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那么,家长们完全可以通过家长委员会把学校不规范办学、侵犯学生的意见表达出来,要求学校修改规定,改正措施,甚至可对学校实施问责。在美国,家长委员会甚至有权罢免校长,决定学校关闭。去年,我国教育部曾发文要求各地中小学、幼儿园建立家长委员会,但从实际情况看,这一工作推进缓慢。 这传递出的信息是,教育部门、学校并不希望自己的权力被监督、制约——家长委员会是现代学校制度的重要构成,不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的情况下,却依赖责任督学制度,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折射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而放权推进改革,才是治理教育问题的必由之路。

其二,建立并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当前我国中小学里大多不规范办学,侵犯学生权益的事件,都与学校没有代表受教育者权益的家长委员会有关——学校的规定,不需要征求家长委员会的意见就出台,学生(家长)相对于办学者,处于弱势,就是权益被侵犯,也没有畅通的维权渠道。如果学校有家长委员会,能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和评价,那么,家长们完全可以通过家长委员会把学校不规范办学、侵犯学生的意见表达出来,要求学校修改规定,改正措施,甚至可对学校实施问责。在美国,家长委员会甚至有权罢免校长,决定学校关闭。去年,我国教育部曾发文要求各地中小学、幼儿园建立家长委员会,但从实际情况看,这一工作推进缓慢。

 

这传递出的信息是,教育部门、学校并不希望自己的权力被监督、制约——家长委员会是现代学校制度的重要构成,不发挥家长委员会的作用的情况下,却依赖责任督学制度,并不是负责任的做法,折射出行政部门并不愿意放权,而放权推进改革,才是治理教育问题的必由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3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