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张曙光如何实现“院士梦”应追查到底  

2013-09-12 09: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10日,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涉嫌受贿4755万元的案件,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回忆起“高铁梦”,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张曙光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似乎有泪水溢出。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因为技术出身,他还有一个“院士梦”。据他自述,他为此先后受贿2300万元,均与参评院士“需要花钱”有关。(第一财经日报9月11日)

改革,以笔者之见,如果我国的院士评审就按现在的方式进行,院士评审还不如取消;而如果想发挥院士评审对学者的激励作用,就必须推进院士评审去行政化、利益化的改革,首先,两院作为最高学术机构,应该取消行政级别,按学术共同体构建,而不是按照政府模式构建;其次,只保留院士的学术头衔,取消院士对应的一切福利,不再让院士在学者中高人一等,始终占据最高的学术话语权。 这也是对院士学术尊严的救赎。张曙光案件不经意间与院士评审制度联系起来,假如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院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如此完全利益化的“院士梦”,会破碎很多人真正的学术梦。希望能以此作为启动院士改革的契机,既处理张曙光案的当事人,给公众一个交代,也反思出现这一案件的原因,以独立的学术共同体建设,堵住权力通吃、行政权学术权一体化的漏洞。

 

张曙光受贿的钱,是不是都花到参评院士上,这是这起案件的“案中案”。 针对这些质疑,中科院学部工作局11日晚发表声明表示,在张曙光参选过程中,中科院未曾收到关于“花钱参评”的相关投诉。在此次有关方面的司法调查中,如查实哪位院士有受贿等违法行为,除其本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外,中科院将按照院士章程的规定和程序严肃处理,绝不姑息,欢迎社会监督。(新京报9月12日)

 

学术机构出了问题,导致官员和院士之间,出现了“官出院士,院士出官”这样的权力和学术的畸形共享,以及每次新增院士时的跑要现象,这与跑官要官极为类似。 如果科学院院士的评审,严格实行学术评价,能不能当选院士,全凭参评者的学术贡献、能力说话,当选院士之后,只有学术荣誉,没有任何特殊的学术利益和经济利益(现在当选后就一直不退休,享受副部级待遇,是一些重大学术课题、项目的负责人),甚至要求院士要出会费,在学术研究中和其他学者平等竞争,那么,还有多少官员想去评院士,而就是想评,作为最高学术机构会把这一学术荣誉给没有学术能力、贡献的官员吗?这不是坏了学术机构的声誉吗? 遗憾的是,我国的两院,并不属于上述情况,一方面,院士评审并非严格的学术评审,本质是行政评审,因此评审并不独立,而是受到各种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这制造了“权力通吃”的可能,这也是我不赞成由科学院自身来回应这一事件的原因,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左右下,学术机构已异化为利益共同体,会成为机构内部某些行为不端者的保护伞,捍卫的不是学术声誉,而是既得利益。 另一方面,院士高度利益化,当选院士不但成为院士所在机构的荣誉,对院士本人来说,也将获得更高的声望,和更大的利益空间,按照张曙光的说法,其用了2000多万来打点院士评审,这是多么大的一笔买卖!如果当选院士的收益,低于这个数字,他会干吗?假如其所述属实,这足以解释为何那么多人不懈地追求院士梦。 其实,有关评审院士的潜规则,近年来已经剖析得太多了。现在需要的是切实启动院士评审制度的

确实,要彻查此事,需要司法部门进一步调查,这笔钱是否如其说投入到了参评院士中?都花在了参评院士的哪些环节?如果是张用于请人撰写专著,那这属于其本人的学术不端;而如果是将大笔钱用于打点某些部门、院士,这不但涉及学术不端,还涉嫌违法犯罪,官员、院士收取相关费用,均属于受贿。中科院再根据司法调查的结果,对相关人员启动处理。

 

有不少人反对官员参评院士,认为这是“权力通吃”,其实,作为官员,是有权参评的(不能因身份是官员,就剥夺其参评的权利),问题在于,学术机构是否严格执行学术标准,不受权势影响,独立、公正评审。我国官员参评院士,之所以饱受质疑,与学术机构严重行政化、院士评审严重利益化有关。说到底,是学术机构出了问题,导致官员和院士之间,出现了“官出院士,院士出官”这样的权力和学术的畸形共享,以及每次新增院士时的跑要现象,这与跑官要官极为类似。

 

如果科学院院士的评审,严格实行学术评价,能不能当选院士,全凭参评者的学术贡献、能力说话,当选院士之后,只有学术荣誉,没有任何特殊的学术利益和经济利益(现在当选后就一直不退休,享受副部级待遇,是一些重大学术课题、项目的负责人),甚至要求院士要出会费,在学术研究中和其他学者平等竞争,那么,还有多少官员想去评院士,而就是想评,作为最高学术机构会把这一学术荣誉给没有学术能力、贡献的官员吗?这不是坏了学术机构的声誉吗?

 

9月10日,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涉嫌受贿4755万元的案件,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回忆起“高铁梦”,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张曙光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似乎有泪水溢出。一般人不知道的是,因为技术出身,他还有一个“院士梦”。据他自述,他为此先后受贿2300万元,均与参评院士“需要花钱”有关。(第一财经日报9月11日) 张曙光受贿的钱,是不是都花到参评院士上,这是这起案件的“案中案”。 针对这些质疑,中科院学部工作局11日晚发表声明表示,在张曙光参选过程中,中科院未曾收到关于“花钱参评”的相关投诉。在此次有关方面的司法调查中,如查实哪位院士有受贿等违法行为,除其本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外,中科院将按照院士章程的规定和程序严肃处理,绝不姑息,欢迎社会监督。(新京报9月12日) 确实,要彻查此事,需要司法部门进一步调查,这笔钱是否如其说投入到了参评院士中?都花在了参评院士的哪些环节?如果是张用于请人撰写专著,那这属于其本人的学术不端;而如果是将大笔钱用于打点某些部门、院士,这不但涉及学术不端,还涉嫌违法犯罪,官员、院士收取相关费用,均属于受贿。中科院再根据司法调查的结果,对相关人员启动处理。 有不少人反对官员参评院士,认为这是“权力通吃”,其实,作为官员,是有权参评的(不能因身份是官员,就剥夺其参评的权利),问题在于,学术机构是否严格执行学术标准,不受权势影响,独立、公正评审。我国官员参评院士,之所以饱受质疑,与学术机构严重行政化、院士评审严重利益化有关。说到底,是

遗憾的是,我国的两院,并不属于上述情况,一方面,院士评审并非严格的学术评审,本质是行政评审,因此评审并不独立,而是受到各种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这制造了“权力通吃”的可能,这也是我不赞成由科学院自身来回应这一事件的原因,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左右下,学术机构已异化为利益共同体,会成为机构内部某些行为不端者的保护伞,捍卫的不是学术声誉,而是既得利益。

 

另一方面,院士高度利益化,当选院士不但成为院士所在机构的荣誉,对院士本人来说,也将获得更高的声望,和更大的利益空间,按照张曙光的说法,其用了2000多万来打点院士评审,这是多么大的一笔买卖!如果当选院士的收益,低于这个数字,他会干吗?假如其所述属实,这足以解释为何那么多人不懈地追求院士梦。

改革,以笔者之见,如果我国的院士评审就按现在的方式进行,院士评审还不如取消;而如果想发挥院士评审对学者的激励作用,就必须推进院士评审去行政化、利益化的改革,首先,两院作为最高学术机构,应该取消行政级别,按学术共同体构建,而不是按照政府模式构建;其次,只保留院士的学术头衔,取消院士对应的一切福利,不再让院士在学者中高人一等,始终占据最高的学术话语权。 这也是对院士学术尊严的救赎。张曙光案件不经意间与院士评审制度联系起来,假如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院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如此完全利益化的“院士梦”,会破碎很多人真正的学术梦。希望能以此作为启动院士改革的契机,既处理张曙光案的当事人,给公众一个交代,也反思出现这一案件的原因,以独立的学术共同体建设,堵住权力通吃、行政权学术权一体化的漏洞。

 

其实,有关评审院士的潜规则,近年来已经剖析得太多了。现在需要的是切实启动院士评审制度的改革,以笔者之见,如果我国的院士评审就按现在的方式进行,院士评审还不如取消;而如果想发挥院士评审对学者的激励作用,就必须推进院士评审去行政化、利益化的改革,首先,两院作为最高学术机构,应该取消行政级别,按学术共同体构建,而不是按照政府模式构建;其次,只保留院士的学术头衔,取消院士对应的一切福利,不再让院士在学者中高人一等,始终占据最高的学术话语权。

 

改革,以笔者之见,如果我国的院士评审就按现在的方式进行,院士评审还不如取消;而如果想发挥院士评审对学者的激励作用,就必须推进院士评审去行政化、利益化的改革,首先,两院作为最高学术机构,应该取消行政级别,按学术共同体构建,而不是按照政府模式构建;其次,只保留院士的学术头衔,取消院士对应的一切福利,不再让院士在学者中高人一等,始终占据最高的学术话语权。 这也是对院士学术尊严的救赎。张曙光案件不经意间与院士评审制度联系起来,假如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院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如此完全利益化的“院士梦”,会破碎很多人真正的学术梦。希望能以此作为启动院士改革的契机,既处理张曙光案的当事人,给公众一个交代,也反思出现这一案件的原因,以独立的学术共同体建设,堵住权力通吃、行政权学术权一体化的漏洞。

这也是对院士学术尊严的救赎。张曙光案件不经意间与院士评审制度联系起来,假如此事就这样不了了之,院士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也就可想而知。如此完全利益化的“院士梦”,会破碎很多人真正的学术梦。希望能以此作为启动院士改革的契机,既处理张曙光案的当事人,给公众一个交代,也反思出现这一案件的原因,以独立的学术共同体建设,堵住权力通吃、行政权学术权一体化的漏洞。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