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学生负担沉重何以成民族之痛  

2013-08-08 13:5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早在1955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2日)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2010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12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1月,经国务院批准,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98010月,经国务院批准,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早在1955年7月,教育部就发出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1988年5月,国家教委发布规定,“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把“减负”上升为国家战略。可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中小学生的负担却越减越重。(人民日报8月2日) 学生负担沉重已成民族之痛——调查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我国小学生近视率翻了一番,由20%达到40%;初中生近视率高达67%,增长近20个百分点;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的研究发现,1999年以来,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时间在持续减少,“学习日”近八成学生睡眠不足,周末也有超过七成睡眠不足。而长期睡眠不足,损害的不仅仅是孩子的身体健康,还会带来长期的精神创伤和人格障碍。 从教育部门所发的减负令看,国家对减负不可谓不重视。但是,减负绝对是不可能通过文件、通知减下来的。要真正减轻学生的负担,必须破除三大利益链条。或者说,我国学生的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是因为现在存在三大利益链。 其一,择校利益链。我国于2006年颁布的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将义务教育均衡作为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首要责任,可是,直到今天,我国全国各地的择校热一直高烧不断,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问题十分严重,而地方政府缺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积极性。 总体看来,我国地方政府,存在严重的教育锦标主义思想,办重点校的思维一直存在,在一边喊着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时,我国不少地方出现了“变身”的示范校、特色校,同时,在高中出现了“超级牛校”。而这一思维,也可以追溯到半个世纪以前——早在1952年就出现了“重点”校的提法,当年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些中学和师范学校的意见》,此后,1962年12月教育部发出了《关于有重点地办好一批全日制中小学校的通知》,1978年1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办好一批重点中小学试行方案》。1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来的培训需求。本来,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商业机构,面对市场需要,推出教育培训服务,无可厚非,但现今的教育培训,却存在定位不清、监管缺位的问题,尤其是有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学校联手,在招生、教育教学过程中,进行利益输送,比如小升初的“占坑班”,就极为典型,还有的学校、老师则从向培训机构推荐生源收取好处。

 

980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教育部颁发了《关于分期分批办好重点中学的决定》,而在1995年,当时的国家教育委员会做出在全国建立1000所示范高中的决定。 另外,地方政府还是择校利益链的重要一环,一方面,由于有择校存在,当地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从中收取择校费,以此冲抵对教育的投入,甚至从中“牟利”,另一方面,近年来各地的择校中,有“条子生”,而这就是“权力择校”,这种“权力择校”恰是行政权力寻租的空间。很显然,要求地方政府主动放弃这些好处,实在艰难。而与择校的好处相比,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则要求政府增加教育投入,同时放权改变教育资源配置方式。 其二,高考利益链。要改变我国的应试教育局面,推进升学评价制度改革是关键,这几乎是整个社会的共识。而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也指明了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打破一考定终身,推进考试招生分离,实行政府宏观管理,专业机构组织实施,学校依法自主招生,学生多次选择的考试招生新模式。如果实行这样的改革,我国就将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逐渐形成多元评价新体系,给学生成长更大的自主空间,但是这样的高考改革,在现实中遭遇阻力。 一是地方高考利益的阻力,我国当前实行分省按计划集中录取制度,各校把招生名额分到各省,招生名额也就成了各地的蛋糕,这种招生方式,直接导致高考招生区域不公,但要推进改革,就相当于动了地方的蛋糕,而实行以上高考改革就要打破集中录取制度,建立自主招生新模式,阻力可想而知。 二是教育主管部门不愿放权的阻力,实行上述高考改革,意味着教育行政部门必须把考试组织评价权交给社会机构,把招生权交给学校,把选择学校的权利交给学生,而这种放权过程,要由教育行政部门自己主导,也谈何容易。这就是高考改革年年喊,却年年不见动静的重要原因。由于对高考改革失去信心,公众也就不相信所谓的减负令了。 其三,培训利益链。据调查,我国目前已有3000亿左右的教育培训市场,而其中80%来自中小学学科培训、考试培训,这也是应试教育制造出

各种权力、利益因素交织在一起,把一道一道的减负令消解于无形。如果政府部门真要治理学生负担沉重的问题,就必须从自身做起,打破既得利益,动真格放权推进改革。这是对教育负责,也是对国家、民族的未来负责。而如果政府部门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那么,就必须建立让政府部门必须放权改革的新的改革机制。笔者一直建议,我国的教改应该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主导,通过立法审议制订教改法案,要求包括政府部门在内的社会各机构必须执行,这才能打破改革难以推进的怪圈。同时,我国要成立国家教育拨款委员会和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教育拨款的预算并监督政府依预算拨款,这才能改变政府行政部门说了算的拨款方式,让行政部门履行保障教育投入的责任,而非把教育、学生当作牟利的对象。如此,才能形成新的教育生态,也才有减负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39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