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通报学术不端不应回避学者所在机构   

2013-08-03 06:2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其所在大学、科研机构给予严肃的学术处理。拿湖南某大学彭国星与福建某大学余文琼来说,他们的行为是在网上雇人完成基金项目书。经比对,彭国星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与余文琼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整体相似度为97.1%,立项依据相似度为95.9%,研究内容相似度为99.3%,研究方案相似度为98.5%,创新点相似度为100%。经调查,彭国星与余文琼都是花钱从网上“中介公司”购买申请书。这是赤裸裸的学术交易,如果不进行严惩,而只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取消其申请资格4年,那么,这样的处理,就等于没有处理———造假的结果仅是申请失败或者取消申请资格,必然激励更多的人采取这种方式去申请。所谓严肃的处理,某种程度却成了对不端者的保护。 所以,如果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通报中,明确提到不端科研人员所在的学校、研究机构,或者能够进一步交代这些科研人员被基金委通报给学校、研究机构之后,学校、研究机构对其的学术处理,或能真正对学术不端者起到警戒作用。近年来,一些科研人员为了争取项目、获得经费、职称晋升等,不惜违背科学道德和诚信,伪造、篡改、剽窃等科研不端行为屡屡见诸网络报端,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8月1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开通报一批科研不端行为典型案例,以此彰显维护科研诚信的决心,起到威慑警示作用(《京华时报》8月2日)。

    

近年来,一些科研人员为了争取项目、获得经费、职称晋升等,不惜违背科学道德和诚信,伪造、篡改、剽窃等科研不端行为屡屡见诸网络报端,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8月1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开通报一批科研不端行为典型案例,以此彰显维护科研诚信的决心,起到威慑警示作用(《京华时报》8月2日)。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开通报科研不端行为,对维护学术尊严,尤其是该项基金的申报、管理,有一定积极作用,但是究竟能对学术不端行为起到多大的震慑作用,还很难说。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尚难看到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过程中出现严重学术不端行为者,是否被其所在学术机构(大学或科研院所)进行学术处理,而且,此次通报只公布了学术不端者的姓名,却未公布其所在机构的名称,而用“某大学”“某研究机构”代之,也耐人寻味。 从道理上讲,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只能在自身学术权力范围内,对与本基金相关的科研不端行为进行处罚,比如,撤销项目、追回已拨经费、取消基金项目申请资格多少年等。但是,对于一名科研人员在申报重要课题项目中的不端行为的处罚,不能止于这一课题项目,其所在机构应该启动学术调查,并根据学术不端的性质,对其进行撤销学术头衔、解除聘用合同、开除等学术处理和行政处理。只有如此,才是对学术不端“零容忍”。 比如,这次被通报的湖北某大学郝汉舟,其学术不端行为包括:把他人发表的3篇SCI论文窃为己有,其中把自己列为第一作者的有2篇,列为非第一作者的有1篇。郝汉舟用这些论文申报2011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并获得资助。2012年度又用同样方式申报基金项目,同时还虚构1篇根本未发表的英文论文。另外,郝汉舟在背景资料中虚称自己为澳大利亚访问学者和硕士研究生导师。经调查,郝汉舟从未到澳大利亚做访问学者,也不是硕士研究生导师。这些学术不端行为,是严重的学术抄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开通报科研不端行为,对维护学术尊严,尤其是该项基金的申报、管理,有一定积极作用,但是究竟能对学术不端行为起到多大的震慑作用,还很难说。根据媒体报道的信息,尚难看到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过程中出现严重学术不端行为者,是否被其所在学术机构(大学或科研院所)进行学术处理,而且,此次通报只公布了学术不端者的姓名,却未公布其所在机构的名称,而用“某大学”“某研究机构”代之,也耐人寻味。

    

从道理上讲,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只能在自身学术权力范围内,对与本基金相关的科研不端行为进行处罚,比如,撤销项目、追回已拨经费、取消基金项目申请资格多少年等。但是,对于一名科研人员在申报重要课题项目中的不端行为的处罚,不能止于这一课题项目,其所在机构应该启动学术调查,并根据学术不端的性质,对其进行撤销学术头衔、解除聘用合同、开除等学术处理和行政处理。只有如此,才是对学术不端“零容忍”。

    

比如,这次被通报的湖北某大学郝汉舟,其学术不端行为包括:把他人发表的3篇SC I论文窃为己有,其中把自己列为第一作者的有2篇,列为非第一作者的有1篇。郝汉舟用这些论文申报2011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并获得资助。2012年度又用同样方式申报基金项目,同时还虚构1篇根本未发表的英文论文。另外,郝汉舟在背景资料中虚称自己为澳大利亚访问学者和硕士研究生导师。经调查,郝汉舟从未到澳大利亚做访问学者,也不是硕士研究生导师。这些学术不端行为,是严重的学术抄袭、造假,根据学术不端的处理原则,其所在大学应该取消其学术头衔,终止其学术职务。

    

由其所在大学、科研机构给予严肃的学术处理。拿湖南某大学彭国星与福建某大学余文琼来说,他们的行为是在网上雇人完成基金项目书。经比对,彭国星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与余文琼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整体相似度为97.1%,立项依据相似度为95.9%,研究内容相似度为99.3%,研究方案相似度为98.5%,创新点相似度为100%。经调查,彭国星与余文琼都是花钱从网上“中介公司”购买申请书。这是赤裸裸的学术交易,如果不进行严惩,而只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取消其申请资格4年,那么,这样的处理,就等于没有处理———造假的结果仅是申请失败或者取消申请资格,必然激励更多的人采取这种方式去申请。所谓严肃的处理,某种程度却成了对不端者的保护。 所以,如果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通报中,明确提到不端科研人员所在的学校、研究机构,或者能够进一步交代这些科研人员被基金委通报给学校、研究机构之后,学校、研究机构对其的学术处理,或能真正对学术不端者起到警戒作用。

可是笔者查阅湖北高校的信息,并没有发现近期有对名叫郝汉舟的学者进行学术不端处理。而只是在湖北科技学院长江中游水土资源研究中心网站上,看到发布于去年12月和9月的消息,分别是“郝汉舟主任参加第二届重金属污染防治技术及风险评价研讨会”,“郝汉舟主任就我校申报建设长江中游水土资源研究中心省级重点实验室的研究方向、研究内容及与长江科学院联合共建省级重点实验室的合作框架等作了汇报”。在百度查阅“郝汉舟”的信息,还显示在2010年前,咸宁学院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有一位郝汉舟副教授,由于姓名相同、研究领域相同,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同一人。

    

此郝汉舟是不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通报的郝汉舟,还不清楚。如果不是,或者如果湖北高校有两个郝汉舟,公众怎样根据通报的信息确定其身份呢?没有学术不端的那一个,不是被误伤吗?这也是令网友感到困惑的地方,既然是公开公报,为何还要回避其所在机构呢?难道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还有什么忌讳吗?其实,申报国家重要课题项目,表面上是科研人员的个体行为,但与其所在机构不无关系,一方面,申请到重要课题项目,往往会被作为科研人员考核、晋升的重要成就,有的大学、科研机构就明确规定,晋升教授要有国家科学基金项目;另一方面,科研人员申请的国家课题项目,也是学校的办学成果与荣誉,往往学者申请到课题,还没进行研究,就会被学校广为宣传。因此,在通报涉及科研不端人员时,应该明确公布所在机构,这也是对该机构的学术监督和警戒。另外,鉴于学者和所在机构已成利益共同体——— 一些机构就参与到学者申请项目造假中——— 还应该对学者所在机构进行调查,是否有伙同造假的行为。

袭、造假,根据学术不端的处理原则,其所在大学应该取消其学术头衔,终止其学术职务。 可是笔者查阅湖北高校的信息,并没有发现近期有对名叫郝汉舟的学者进行学术不端处理。而只是在湖北科技学院长江中游水土资源研究中心网站上,看到发布于去年12月和9月的消息,分别是“郝汉舟主任参加第二届重金属污染防治技术及风险评价研讨会”,“郝汉舟主任就我校申报建设长江中游水土资源研究中心省级重点实验室的研究方向、研究内容及与长江科学院联合共建省级重点实验室的合作框架等作了汇报”。在百度查阅“郝汉舟”的信息,还显示在2010年前,咸宁学院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有一位郝汉舟副教授,由于姓名相同、研究领域相同,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同一人。 此郝汉舟是不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通报的郝汉舟,还不清楚。如果不是,或者如果湖北高校有两个郝汉舟,公众怎样根据通报的信息确定其身份呢?没有学术不端的那一个,不是被误伤吗?这也是令网友感到困惑的地方,既然是公开公报,为何还要回避其所在机构呢?难道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还有什么忌讳吗?其实,申报国家重要课题项目,表面上是科研人员的个体行为,但与其所在机构不无关系,一方面,申请到重要课题项目,往往会被作为科研人员考核、晋升的重要成就,有的大学、科研机构就明确规定,晋升教授要有国家科学基金项目;另一方面,科研人员申请的国家课题项目,也是学校的办学成果与荣誉,往往学者申请到课题,还没进行研究,就会被学校广为宣传。因此,在通报涉及科研不端人员时,应该明确公布所在机构,这也是对该机构的学术监督和警戒。另外,鉴于学者和所在机构已成利益共同体———一些机构就参与到学者申请项目造假中———还应该对学者所在机构进行调查,是否有伙同造假的行为。 从此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布的6个典型案例来看,每一起学术不端的当事人,都应该再

    

从此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公布的6个典型案例来看,每一起学术不端的当事人,都应该再由其所在大学、科研机构给予严肃的学术处理。拿湖南某大学彭国星与福建某大学余文琼来说,他们的行为是在网上雇人完成基金项目书。经比对,彭国星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与余文琼2012年度申报的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整体相似度为97 .1%,立项依据相似度为95.9%,研究内容相似度为99.3%,研究方案相似度为98.5%,创新点相似度为100%。经调查,彭国星与余文琼都是花钱从网上“中介公司”购买申请书。这是赤裸裸的学术交易,如果不进行严惩,而只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取消其申请资格4年,那么,这样的处理,就等于没有处理——— 造假的结果仅是申请失败或者取消申请资格,必然激励更多的人采取这种方式去申请。所谓严肃的处理,某种程度却成了对不端者的保护。

    

所以,如果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通报中,明确提到不端科研人员所在的学校、研究机构,或者能够进一步交代这些科研人员被基金委通报给学校、研究机构之后,学校、研究机构对其的学术处理,或能真正对学术不端者起到警戒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180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