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留守儿童”大军进大学与大学的挑战  

2013-08-23 17:1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退。 总结起来,差别其实就在认真投入上,真正的完全学分制,大量的选修课,这需要学校在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上大量投入,为学生提供选择空间;真正的导师制,需要每位导师投入耐心、爱心,关心学生学业和身心问题,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真正的淘汰制,需要老师严格对待教学,上好每一堂课,把学生的精力吸引到课堂上来;真正的寄宿制,需要大学充满文化气息,有理想和追求,而非一个功利和浮躁的所在。 如果做到认真投入,大家是不担心学生群体的变化的,这会被办学者充分考虑;而现在,学生群体的变化可能给大学的教育、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那是因为大学并没有准备好。除了80万的留守儿童群体,麦克思的研究还指出,今年的新生中将由206万心理有问题的新生,对于很多大学连心理咨询室、专业的心理咨询老师都没有的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这如何是好?
教育数据公司麦克思研究分析,按研究结果比例推算,今年将有约124万农民工的孩子进入高校,其中约80万是“留守儿童”。研究发现,由于“留守儿童”是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学习问题和心理问题。这需要高校高度重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对学校的形象描述,这也很可能让办学者、教育者产生一种惰性,“以不变应万变”去对待学生群体,如果如此,大学会忽视学生群体的变化,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新概念,比如,“80后”、“90后”,现在时间进一步缩短,已出现“95后”,这些概念的出现,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告诉学校要重视学生群体的变化,因材施教,弊的一面,则是学校也会概念化的对待这一群体,并不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个性差异。比如,有媒体报道,“95后”学生更“独”的一代,于是,很多学校都在“独立性”上做文章;还有的媒体则分析,“留守儿童”的厌学情绪比较严重,因此就留下所有留守儿童学习有问题的印象,这种以偏盖全,很难让随后采取的教育措施起到效果。 其实,作为对学生负责任的教育,大学应该在每届新生入学时,都深入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调整原来的教育方式。如果这种做法,是大学常年坚持的“不变”的做法,那确实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哪怕学生群体再怎么变化,学校都会及时关注这个群体的变化,把个性教育作为学校的常态。这也就不需要舆论提醒“95后”、“留守儿童大军”等概念了。 多年前,已有高校在新生入学时,进行心

教育数据公司麦克思研究分析,按研究结果比例推算, 教育数据公司麦克思研究分析,按研究结果比例推算,今年将有约124万农民工的孩子进入高校,其中约80万是“留守儿童”。研究发现,由于“留守儿童”是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学习问题和心理问题。这需要高校高度重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对学校的形象描述,这也很可能让办学者、教育者产生一种惰性,“以不变应万变”去对待学生群体,如果如此,大学会忽视学生群体的变化,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新概念,比如,“80后”、“90后”,现在时间进一步缩短,已出现“95后”,这些概念的出现,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告诉学校要重视学生群体的变化,因材施教,弊的一面,则是学校也会概念化的对待这一群体,并不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个性差异。比如,有媒体报道,“95后”学生更“独”的一代,于是,很多学校都在“独立性”上做文章;还有的媒体则分析,“留守儿童”的厌学情绪比较严重,因此就留下所有留守儿童学习有问题的印象,这种以偏盖全,很难让随后采取的教育措施起到效果。 其实,作为对学生负责任的教育,大学应该在每届新生入学时,都深入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调整原来的教育方式。如果这种做法,是大学常年坚持的“不变”的做法,那确实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哪怕学生群体再怎么变化,学校都会及时关注这个群体的变化,把个性教育作为学校的常态。这也就不需要舆论提醒“95后”、“留守儿童大军”等概念了。 多年前,已有高校在新生入学时,进行心今年将有约124万农民工的孩子进入高校,其中约80万是“留守儿童”。研究发现,由于“留守儿童”清退。 总结起来,差别其实就在认真投入上,真正的完全学分制,大量的选修课,这需要学校在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上大量投入,为学生提供选择空间;真正的导师制,需要每位导师投入耐心、爱心,关心学生学业和身心问题,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真正的淘汰制,需要老师严格对待教学,上好每一堂课,把学生的精力吸引到课堂上来;真正的寄宿制,需要大学充满文化气息,有理想和追求,而非一个功利和浮躁的所在。 如果做到认真投入,大家是不担心学生群体的变化的,这会被办学者充分考虑;而现在,学生群体的变化可能给大学的教育、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那是因为大学并没有准备好。除了80万的留守儿童群体,麦克思的研究还指出,今年的新生中将由206万心理有问题的新生,对于很多大学连心理咨询室、专业的心理咨询老师都没有的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这如何是好? 是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学习问题和心理问题。这需要高校高度重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对学校的形象描述,这也很可能让办学者、教育者产生一种惰性,“以不变应万变”去对待学生群体,如果如此,大学会忽视学生群体的变化,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新概念,比如,“80后”、“90后”,现在时间进一步缩短,已出现“95后”,这些概念的出现,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告诉学校要重视学生群体的变化,因材施教,弊的一面,则是学校也会概念化的对待这一群体,并不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个性差异。比如,有媒体报道,“95后”学生更“独”的一代,于是,很多学校都在“独立性”上做文章;还有的媒体则分析,“留守儿童”的厌学情绪比较严重,因此就留下所有留守儿童学习有问题的印象,这种以偏盖全,很难让随后采取的教育措施起到效果。

 

其实,作为对学生负责任的教育,大学应该在每届新生入学时,都深入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调整原来的教育方式。如果这种做法,是大学常年坚持的“不变”的做法,那确实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哪怕学生群体再怎么变化,学校都会及时关注这个群体的变化,把个性教育作为学校的常态。这也就不需要舆论提醒“95后”、“留守儿童大军”等概念了。

 

理测试,以此了解新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这本是服务新生的开始,但遗憾的是,由于在心理咨询、服务方面投入的人手太少,学校最多只能完成存档和对少数通过测试发现有严重心理问题学生的咨询工作,无法向所有学生开展心理咨询服务。 这从本质上反映出高校人才培养的弱势地位,要在教育中做到以人为本、因材施教,是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高校之所以不能深入了解学生群体的变化,而最多做一些概念文章,是因为在教育教学中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太少,没有把人才培养作为大学的核心。 曾有人问,国外大学教育为何能做到比较高的质量,吸引内地的学生,而我国内地的高校人才培养质量为何遭遇诟病?从表面上看,我国内地的大学,都有与国外大学相似的教育教学管理制度,比如学分制、导师制、寄宿制、淘汰制,可是这些都只停留在概念上,却没有多少实质。 国外大学的学分制,选修课比重达到60%,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组合课程,而我国大学的学分制,是学年学分制,还是按学年作为管理学生的基本依据,必修课比重超过80%,选修课只具象征意义;国外大学的导师制,是导师可以每周和学生至少深入交流一次,与学生共同学习、研究,让学生在导师指导下成长,而我国的导师,有相当数量一月谈不了一次话,半年不见的也不少见;国外大学的寄宿制,把老师与学生共同生活,作为体验大学文化、精神的重要部分,而我国大学的寄宿制,就是为学生提供住宿,老师下课之后就纷纷离开校园;国外大学的淘汰制,是严格课程要求的过程淘汰,而我国大学的淘汰,则是学生求学年限超过多少年的集中

多年前,已有高校在新生入学时,进行心理测试,以此了解新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这本是服务新生的开始,但遗憾的是,由于在心理咨询、服务方面投入的人手太少,学校最多只能完成存档和对少数通过测试发现有严重心理问题学生的咨询工作,无法向所有学生开展心理咨询服务。

 

教育数据公司麦克思研究分析,按研究结果比例推算,今年将有约124万农民工的孩子进入高校,其中约80万是“留守儿童”。研究发现,由于“留守儿童”是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学习问题和心理问题。这需要高校高度重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对学校的形象描述,这也很可能让办学者、教育者产生一种惰性,“以不变应万变”去对待学生群体,如果如此,大学会忽视学生群体的变化,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新概念,比如,“80后”、“90后”,现在时间进一步缩短,已出现“95后”,这些概念的出现,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告诉学校要重视学生群体的变化,因材施教,弊的一面,则是学校也会概念化的对待这一群体,并不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个性差异。比如,有媒体报道,“95后”学生更“独”的一代,于是,很多学校都在“独立性”上做文章;还有的媒体则分析,“留守儿童”的厌学情绪比较严重,因此就留下所有留守儿童学习有问题的印象,这种以偏盖全,很难让随后采取的教育措施起到效果。 其实,作为对学生负责任的教育,大学应该在每届新生入学时,都深入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调整原来的教育方式。如果这种做法,是大学常年坚持的“不变”的做法,那确实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哪怕学生群体再怎么变化,学校都会及时关注这个群体的变化,把个性教育作为学校的常态。这也就不需要舆论提醒“95后”、“留守儿童大军”等概念了。 多年前,已有高校在新生入学时,进行心

这从本质上反映出高校人才培养的弱势地位,要在教育中做到以人为本、因材施教,是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高校之所以不能深入了解学生群体的变化,而最多做一些概念文章,是因为在教育教学中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太少,没有把人才培养作为大学的核心。

 

教育数据公司麦克思研究分析,按研究结果比例推算,今年将有约124万农民工的孩子进入高校,其中约80万是“留守儿童”。研究发现,由于“留守儿童”是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学习问题和心理问题。这需要高校高度重视。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对学校的形象描述,这也很可能让办学者、教育者产生一种惰性,“以不变应万变”去对待学生群体,如果如此,大学会忽视学生群体的变化,会出现意料不到的严重问题。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个关于大学生的新概念,比如,“80后”、“90后”,现在时间进一步缩短,已出现“95后”,这些概念的出现,有利有弊。利的一面,是告诉学校要重视学生群体的变化,因材施教,弊的一面,则是学校也会概念化的对待这一群体,并不深入了解这个群体的个性差异。比如,有媒体报道,“95后”学生更“独”的一代,于是,很多学校都在“独立性”上做文章;还有的媒体则分析,“留守儿童”的厌学情绪比较严重,因此就留下所有留守儿童学习有问题的印象,这种以偏盖全,很难让随后采取的教育措施起到效果。 其实,作为对学生负责任的教育,大学应该在每届新生入学时,都深入了解学生的具体情况,调整原来的教育方式。如果这种做法,是大学常年坚持的“不变”的做法,那确实可以以不变应万变——哪怕学生群体再怎么变化,学校都会及时关注这个群体的变化,把个性教育作为学校的常态。这也就不需要舆论提醒“95后”、“留守儿童大军”等概念了。 多年前,已有高校在新生入学时,进行心

曾有人问,国外大学教育为何能做到比较高的质量,吸引内地的学生,而我国内地的高校人才培养质量为何遭遇诟病?从表面上看,我国内地的大学,都有与国外大学相似的教育教学管理制度,比如学分制、导师制、寄宿制、淘汰制,可是这些都只停留在概念上,却没有多少实质。

 

清退。 总结起来,差别其实就在认真投入上,真正的完全学分制,大量的选修课,这需要学校在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上大量投入,为学生提供选择空间;真正的导师制,需要每位导师投入耐心、爱心,关心学生学业和身心问题,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真正的淘汰制,需要老师严格对待教学,上好每一堂课,把学生的精力吸引到课堂上来;真正的寄宿制,需要大学充满文化气息,有理想和追求,而非一个功利和浮躁的所在。 如果做到认真投入,大家是不担心学生群体的变化的,这会被办学者充分考虑;而现在,学生群体的变化可能给大学的教育、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那是因为大学并没有准备好。除了80万的留守儿童群体,麦克思的研究还指出,今年的新生中将由206万心理有问题的新生,对于很多大学连心理咨询室、专业的心理咨询老师都没有的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这如何是好?

国外大学的学分制,选修课比重达到60%,学生可以自由选择、组合课程,而我国大学的学分制,是学年学分制,还是按学年作为管理学生的基本依据,必修课比重超过80%,选修课只具象征意义;国外大学的导师制,是导师可以每周和学生至少深入交流一次,与学生共同学习、研究,让学生在导师指导下成长,而我国的导师,有相当数量一月谈不了一次话,半年不见的也不少见;国外大学的寄宿制,把老师与学生共同生活,作为体验大学文化、精神的重要部分,而我国大学的寄宿制,就是为学生提供住宿,老师下课之后就纷纷离开校园;国外大学的淘汰制,是严格课程要求的过程淘汰,而我国大学的淘汰,则是学生求学年限超过多少年的集中清退。

 

总结起来,差别其实就在认真投入上,真正的完全学分制,大量的选修课,这需要学校在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上大量投入,为学生提供选择空间;真正的导师制,需要每位导师投入耐心、爱心,关心学生学业和身心问题,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真正的淘汰制,需要老师严格对待教学,上好每一堂课,把学生的精力吸引到课堂上来;真正的寄宿制,需要大学充满文化气息,有理想和追求,而非一个功利和浮躁的所在。

 

清退。 总结起来,差别其实就在认真投入上,真正的完全学分制,大量的选修课,这需要学校在课程建设和教学管理上大量投入,为学生提供选择空间;真正的导师制,需要每位导师投入耐心、爱心,关心学生学业和身心问题,引导学生健康成长;真正的淘汰制,需要老师严格对待教学,上好每一堂课,把学生的精力吸引到课堂上来;真正的寄宿制,需要大学充满文化气息,有理想和追求,而非一个功利和浮躁的所在。 如果做到认真投入,大家是不担心学生群体的变化的,这会被办学者充分考虑;而现在,学生群体的变化可能给大学的教育、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那是因为大学并没有准备好。除了80万的留守儿童群体,麦克思的研究还指出,今年的新生中将由206万心理有问题的新生,对于很多大学连心理咨询室、专业的心理咨询老师都没有的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这如何是好?

如果做到认真投入,大家是不担心学生群体的变化的,这会被办学者充分考虑;而现在,学生群体的变化可能给大学的教育、管理带来严峻的挑战,那是因为大学并没有准备好。除了80万的留守儿童群体,麦克思的研究还指出,今年的新生中将由206万心理有问题的新生,对于很多大学连心理咨询室、专业的心理咨询老师都没有的我国高等教育来说,这如何是好?

  评论这张
 
阅读(140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