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作为救赎的王雪梅辞职事件  

2013-08-20 07:4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17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女法医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 8月17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女法医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 王雪梅的举动引发了舆论的巨大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是,8月19日上午,人民网记者致电中国法医学会,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收到王雪梅辞去副会长消息,也未收到其书面退会申请。 对于一名颇有学术影响的学者来说,发布声明退出某一权威学术团体,想必是无奈之举——通常来说,如果仅是学术争议,这是可以在学术原则下解决的,而走到要宣布退出这一步,表明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王本人在宣布辞职的视频中说,自己对中国法医现状感到失望,“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只能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宣布退出,舆论大多给予“力挺”,认为这种举动,是对学术底线的坚守,也可说是对当前堕落的学术尊严的一丝救赎。这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公众对当前学术环境的严重不满,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在中国法医学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法医学会,本质上是学术团体,其出具的法医鉴定,应完全基于学术独立原则,不受任何其他因素的干扰,否则就会失去了公正性,产生严重负面后果。按照王的辞职声明,这一机构很可能像其他学术机构一样,受到行政、利益因素干扰,未能保持学术独立性,以至于让作为副会长的王女士不能容忍。 其实,王的辞职声明,很有可能是她个人对学术鉴定的不同意见,不见得中国法医学会就一定有学术不端,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珍惜学术声誉的学术团体,中国法医学会应该根据王女士的辞职视频,立即作出回应,并就王女士在视频中提到的“荒谬”的法医鉴定,进行说明,包括启动独立的学术调查,这是以学术原则回应学术质疑的必然选择,如果确如王女士所称存在学术不端,应对涉事者严肃处理,并向王女士道歉,如果这只是正常的学术争议,而非学术不端,那也向公众说明,消除误会,否则,就相当于默认了当事人的指控,而遗憾的是,在王女士发布视频之后,中国法医学会并没有官方的回应,这和我国其他学术机构在面临学术不端、学风不正的质疑采取“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三不”措施一样,令人失望。——学术机构宁愿背着学术不端嫌疑者的身份却不愿意通过学术程序还自身清白,这正是让人们对学术机构的

王雪梅的举动引发了舆论的巨大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是,8月19日上午,人民网记者致电中国法医学会,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收到王雪梅辞去副会长消息,也未收到其书面退会申请。

学术属性产生怀疑的地方,也导致学术公信力一步步丧失,学术机构成为学术不端的保护伞和藏污纳垢之地。 学术团体要成为学术共同体而不是利益共同体,需要每个成员对其学术声誉的积极维护(也是对自身学术声誉的维护,否则愧对学术头衔)。为学术声誉而辞职,应属于其中比较极端的维护方式——以此披露学术团体的问题,表达自身的不满,引起社会对学术共同体所存问题的关注。这种方式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的教育界、学术界里,经常出现,某位学术大师,因不满学术被权势、利益绑架而宣布辞职,划清界限,而这种辞职,也起到一定的功效:彰显了学者的风骨,反击权势力量,舆论批评学术机构,学术机构采取措施挽回影响,可谓“曲线”救赎学术。 但在我国当前的学术界,学术不端丑闻频发,学术共同体异化为利益共同体的趋势明显,却鲜见学者辞职抗议。包括我国工程院新增烟草院士,虽引起上百院士反对,可没有一个院士就此宣布退出工程院,不再担任院士。事实上,相对于对学术机构的决策的忍气吞声来说,院士们在烟草院士一事上能公开表达不满,已经很不错了。学术界的普遍情况是,哪怕学术不端再严重,学术评价、评审的结果再荒谬,很少有人站出来明确反对,学术耻感正在学术界消失。一项针对我国科技人员的调查显示,近半数科技人员认为当前学术不端行为是普遍现象,相当比例科技工作者持宽容态度。分别有43.4%、45.2%和42.0%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和“一稿多发”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认为“侵占他人成果”现象相当或比较普遍的比例更高达51.2%。过半数(55.5%)科技工作者表示确切知道自己周围的研究者有过至少一种学术不端行为。 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学者严重体制化,成为学术利益共同体中的一员,如果不接受、公然反对当前的规则,很可能被边缘化,而离开体制,在学术市场发育不健全的社会,很多学者难以生存,除非选择其他生存途径。这是很多学者的现实顾忌。在适者生存的逻辑下,更多的学者主动依附体制,谁利益化得彻底,谁在学术体制中更得势,这让学术加速变异,谈学术理想变得很奢侈。 二是就是辞职又如何?如果说学者辞职能起到震动学术团体的作用,那至少表明学术团体还有一点学术属性,还有救赎学术尊严的希望,而当学术团体不把某个著名学者的辞职当一回事,爱辞不辞,这样的学术团体已经全然变为利益共同体,失去“自净能力”——笔者曾
对于一名颇有学术影响的学者来说,发布声明退出某一权威学术团体,想必是无奈之举——通常来说,如果仅是学术争议,这是可以在学术原则下解决的,而走到要宣布退出这一步,表明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王本人在宣布辞职的视频中说,自己对中国法医现状感到失望,“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只能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宣布退出,舆论大多给予“力挺”,认为这种举动,是对学术底线的坚守,也可说是对当前堕落的学术尊严的一丝救赎。这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公众对当前学术环境的严重不满,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在中国法医学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8月17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女法医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 王雪梅的举动引发了舆论的巨大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是,8月19日上午,人民网记者致电中国法医学会,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收到王雪梅辞去副会长消息,也未收到其书面退会申请。 对于一名颇有学术影响的学者来说,发布声明退出某一权威学术团体,想必是无奈之举——通常来说,如果仅是学术争议,这是可以在学术原则下解决的,而走到要宣布退出这一步,表明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王本人在宣布辞职的视频中说,自己对中国法医现状感到失望,“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只能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宣布退出,舆论大多给予“力挺”,认为这种举动,是对学术底线的坚守,也可说是对当前堕落的学术尊严的一丝救赎。这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公众对当前学术环境的严重不满,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在中国法医学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法医学会,本质上是学术团体,其出具的法医鉴定,应完全基于学术独立原则,不受任何其他因素的干扰,否则就会失去了公正性,产生严重负面后果。按照王的辞职声明,这一机构很可能像其他学术机构一样,受到行政、利益因素干扰,未能保持学术独立性,以至于让作为副会长的王女士不能容忍。 其实,王的辞职声明,很有可能是她个人对学术鉴定的不同意见,不见得中国法医学会就一定有学术不端,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珍惜学术声誉的学术团体,中国法医学会应该根据王女士的辞职视频,立即作出回应,并就王女士在视频中提到的“荒谬”的法医鉴定,进行说明,包括启动独立的学术调查,这是以学术原则回应学术质疑的必然选择,如果确如王女士所称存在学术不端,应对涉事者严肃处理,并向王女士道歉,如果这只是正常的学术争议,而非学术不端,那也向公众说明,消除误会,否则,就相当于默认了当事人的指控,而遗憾的是,在王女士发布视频之后,中国法医学会并没有官方的回应,这和我国其他学术机构在面临学术不端、学风不正的质疑采取“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三不”措施一样,令人失望。——学术机构宁愿背着学术不端嫌疑者的身份却不愿意通过学术程序还自身清白,这正是让人们对学术机构的
中国法医学会,本质上是学术团体,其出具的法医鉴定,应完全基于学术独立原则,不受任何其他因素的干扰,否则就会失去了公正性,产生严重负面后果。按照王的辞职声明,这一机构很可能像其他学术机构一样,受到行政、利益因素干扰,未能保持学术独立性,以至于让作为副会长的王女士不能容忍。

 

其实,王的辞职声明,很有可能是她个人对学术鉴定的不同意见,不见得中国法医学会就一定有学术不端,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珍惜学术声誉的学术团体,中国法医学会应该根据王女士的辞职视频,立即作出回应,并就王女士在视频中提到的“荒谬”的法医鉴定,进行说明,包括启动独立的学术调查,这是以学术原则回应学术质疑的必然选择,如果确如王女士所称存在学术不端,应对涉事者严肃处理,并向王女士道歉,如果这只是正常的学术争议,而非学术不端,那也向公众说明,消除误会,否则,就相当于默认了当事人的指控,而遗憾的是,在王女士发布视频之后,中国法医学会并没有官方的回应,这和我国其他学术机构在面临学术不端、学风不正的质疑采取“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三不”措施一样,令人失望。——学术机构宁愿背着学术不端嫌疑者的身份却不愿意通过学术程序还自身清白,这正是让人们对学术机构的学术属性产生怀疑的地方,也导致学术公信力一步步丧失,学术机构成为学术不端的保护伞和藏污纳垢之地。


学术团体要成为学术共同体而不是利益共同体,需要每个成员对其学术声誉的积极维护(也是对自身学术声誉的维护,否则愧对学术头衔)。为学术声誉而辞职,应属于其中比较极端的维护方式——以此披露学术团体的问题,表达自身的不满,引起社会对学术共同体所存问题的关注。这种方式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我国的教育界、学术界里,经常出现,某位学术大师,因不满学术被权势、利益绑架而宣布辞职,划清界限,而这种辞职,也起到一定的功效:彰显了学者的风骨,反击权势力量,舆论批评学术机构,学术机构采取措施挽回影响,可谓“曲线”救赎学术。

但在我国当前的学术界,学术不端丑闻频发,学术共同体异化为利益共同体的趋势明显,却鲜见学者辞职抗议。包括我国工程院新增烟草院士,虽引起上百院士反对,可没有一个院士就此宣布退出工程院,不再担任院士。事实上,相对于对学术机构的决策的忍气吞声来说,院士们在烟草院士一事上能公开表达不满,已经很不错了。学术界的普遍情况是,哪怕学术不端再严重,学术评价、评审的结果再荒谬,很少有人站出来明确反对,学术耻感正在学术界消失。一项针对我国科技人员的调查显示,近半数科技人员认为当前学术不端行为是普遍现象,相当比例科技工作者持宽容态度。分别有43.4%、45.2%和42.0%的科技工作者认为当前“抄袭剽窃”、“弄虚作假”和“一稿多发”现象相当或比较严重,认为“侵占他人成果”现象相当或比较普遍的比例更高达51.2%。过半数(55.5%)科技工作者表示确切知道自己周围的研究者有过至少一种学术不端行为。


这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学者严重体制化,成为学术利益共同体中的一员,如果不接受、公然反对当前的规则,很可能被边缘化,而离开体制,在学术市场发育不健全的社会,很多学者难以生存,除非选择其他生存途径。这是很多学者的现实顾忌。在适者生存的逻辑下,更多的学者主动依附体制,谁利益化得彻底,谁在学术体制中更得势,这让学术加速变异,谈学术理想变得很奢侈。 8月17日上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副主任、著名女法医王雪梅通过视频声明:辞去中国法医学会副会长职务并退出中国法医学会,并以一个在职法医身份,退出中国的法医队伍。王雪梅称,自己的名字不能与出具“荒谬、不负责任”的鉴定结论的一个学术团体混为一体。 王雪梅的举动引发了舆论的巨大关注。此事的最新进展是,8月19日上午,人民网记者致电中国法医学会,其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没有收到王雪梅辞去副会长消息,也未收到其书面退会申请。 对于一名颇有学术影响的学者来说,发布声明退出某一权威学术团体,想必是无奈之举——通常来说,如果仅是学术争议,这是可以在学术原则下解决的,而走到要宣布退出这一步,表明矛盾已经不可调和。王本人在宣布辞职的视频中说,自己对中国法医现状感到失望,“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只能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宣布退出,舆论大多给予“力挺”,认为这种举动,是对学术底线的坚守,也可说是对当前堕落的学术尊严的一丝救赎。这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公众对当前学术环境的严重不满,那么,需要追问的是,在中国法医学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中国法医学会,本质上是学术团体,其出具的法医鉴定,应完全基于学术独立原则,不受任何其他因素的干扰,否则就会失去了公正性,产生严重负面后果。按照王的辞职声明,这一机构很可能像其他学术机构一样,受到行政、利益因素干扰,未能保持学术独立性,以至于让作为副会长的王女士不能容忍。 其实,王的辞职声明,很有可能是她个人对学术鉴定的不同意见,不见得中国法医学会就一定有学术不端,那么,作为一个负责任、珍惜学术声誉的学术团体,中国法医学会应该根据王女士的辞职视频,立即作出回应,并就王女士在视频中提到的“荒谬”的法医鉴定,进行说明,包括启动独立的学术调查,这是以学术原则回应学术质疑的必然选择,如果确如王女士所称存在学术不端,应对涉事者严肃处理,并向王女士道歉,如果这只是正常的学术争议,而非学术不端,那也向公众说明,消除误会,否则,就相当于默认了当事人的指控,而遗憾的是,在王女士发布视频之后,中国法医学会并没有官方的回应,这和我国其他学术机构在面临学术不端、学风不正的质疑采取“不回应”、“不调查”、“不处理”的“三不”措施一样,令人失望。——学术机构宁愿背着学术不端嫌疑者的身份却不愿意通过学术程序还自身清白,这正是让人们对学术机构的

二是就是辞职又如何?如果说学者辞职能起到震动学术团体的作用,那至少表明学术团体还有一点学术属性,还有救赎学术尊严的希望,而当学术团体不把某个著名学者的辞职当一回事,爱辞不辞,这样的学术团体已经全然变为利益共同体,失去“自净能力”——笔者曾建言朱清时校长以辞职方式,反对政府部门为南科大招聘局级副校长,有人告诉我,有关部门巴不得朱校长这样做呢,你辞职,正合其心愿,因为他们想得和你想的不一样,他们是维护现有利益格局,你想的是坚持教育理想,办好一所大学。再有,当年陈丹青先生因反对研究生招生考英语的不合理要求,请辞清华大学教授,可现在研究生招生不还是按原来的一套吗?
建言朱清时校长以辞职方式,反对政府部门为南科大招聘局级副校长,有人告诉我,有关部门巴不得朱校长这样做呢,你辞职,正合其心愿,因为他们想得和你想的不一样,他们是维护现有利益格局,你想的是坚持教育理想,办好一所大学。再有,当年陈丹青先生因反对研究生招生考英语的不合理要求,请辞清华大学教授,可现在研究生招生不还是按原来的一套吗? 所以,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针对首席法医的请辞——不管现在是否收到书面辞职信,王女士已通过视频宣布辞职,表达自己的意愿——中国法医学会,是否对此引起足够重视,按照学术原则进行回应,如果法医学会能针对王女士的辞职,启动学术调查,给公众具有公信力的回应,那么,这表明其还具有学术属性,王女士的请辞也就实现了对法医学会的学术公信力、尊严的救赎——其实,每次学术机构回应学术不端质疑的过程,都是其重树学术公信力的过程,哪怕出现学术丑闻,但学术机构严肃对待学术丑闻,也会赢得尊重——而如果采取不闻不问、爱辞不辞的态度,那么,王女士的辞职也许改变不了他人,却坚持了自己做人、为学的底线,可以说,这救赎不了学术,但至少可以救赎自己,不再以“受害者”身份去做害人害己的事,这样的学者越来越多,会引起大家对学术的反思,救赎学术也就有了希望。
所以,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针对首席法医的请辞——不管现在是否收到书面辞职信,王女士已通过视频宣布辞职,表达自己的意愿——中国法医学会,是否对此引起足够重视,按照学术原则进行回应,如果法医学会能针对王女士的辞职,启动学术调查,给公众具有公信力的回应,那么,这表明其还具有学术属性,王女士的请辞也就实现了对法医学会的学术公信力、尊严的救赎——其实,每次学术机构回应学术不端质疑的过程,都是其重树学术公信力的过程,哪怕出现学术丑闻,但学术机构严肃对待学术丑闻,也会赢得尊重——而如果采取不闻不问、爱辞不辞的态度,那么,王女士的辞职也许改变不了他人,却坚持了自己做人、为学的底线,可以说,这救赎不了学术,但至少可以救赎自己,不再以“受害者”身份去做害人害己的事,这样的学者越来越多,会引起大家对学术的反思,救赎学术也就有了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