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应对家长要求开办晚托班的呼声  

2013-08-14 08:5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还是暑假,很多家长已在发愁开学后孩子的接送问题。小学三点半放学的规定,让家长要么请祖辈帮忙、要么交给一些社会上的晚托班代接,学校能否开办晚托班的呼声越来越大。(东方新闻台8月9日)

虽然还是暑假,很多家长已在发愁开学后孩子的接送问题。小学三点半放学的规定,让家长要么请祖辈帮忙、要么交给一些社会上的晚托班代接,学校能否开办晚托班的呼声越来越大。(东方新闻台8月9日) 与此同时,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传出消息,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近年来群众呼声较高的中小学生晚托问题,力争进一步拓宽中小学晚托看护的服务范围。 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的政策,曾被认为是为学生减负,并规范办学——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同时也涉嫌乱收费,上海从2006年起,根据教育部的有关精神,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各校也陆续关闭了晚托班。——可为何家长对此并不买账呢? 现实表明,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并没有为学生减负,甚至某种程度增加了家长、学生的负担。一方面,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不少从学校放学的孩子马上又出现在社会培训班上,另一方面,一些家庭确实有接送孩子的困难,三点半放学的孩子无处可去,近年来政府部门和社区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推出“三点半工程”,在社区设立休读点接收无法按时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但这不但需要投入(在社区找场所、配备学习指导和生活服务老师),也只能有限解决部分群体的问题。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何学校有教室资源,却非要闲置,而要到校外的社区另找地方? 简单禁止、取消晚托班,是无视家长的现实需求的。上海市教育部门重启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立足现实。而要防止恢复晚托班,又出现乱收费、集体补课老问题,则必须做到两点。 首先,晚托班必须全免费,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学校因开设玩托班而增加的成本,应由政府投入补贴。其实,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而不是要取消晚托班,那么,为何这会变为取消晚托班

   

与此同时,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传出消息,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近年来群众呼声较高的中小学生晚托问题,力争进一步拓宽中小学晚托看护的服务范围。

   

虽然还是暑假,很多家长已在发愁开学后孩子的接送问题。小学三点半放学的规定,让家长要么请祖辈帮忙、要么交给一些社会上的晚托班代接,学校能否开办晚托班的呼声越来越大。(东方新闻台8月9日) 与此同时,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传出消息,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近年来群众呼声较高的中小学生晚托问题,力争进一步拓宽中小学晚托看护的服务范围。 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的政策,曾被认为是为学生减负,并规范办学——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同时也涉嫌乱收费,上海从2006年起,根据教育部的有关精神,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各校也陆续关闭了晚托班。——可为何家长对此并不买账呢? 现实表明,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并没有为学生减负,甚至某种程度增加了家长、学生的负担。一方面,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不少从学校放学的孩子马上又出现在社会培训班上,另一方面,一些家庭确实有接送孩子的困难,三点半放学的孩子无处可去,近年来政府部门和社区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推出“三点半工程”,在社区设立休读点接收无法按时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但这不但需要投入(在社区找场所、配备学习指导和生活服务老师),也只能有限解决部分群体的问题。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何学校有教室资源,却非要闲置,而要到校外的社区另找地方? 简单禁止、取消晚托班,是无视家长的现实需求的。上海市教育部门重启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立足现实。而要防止恢复晚托班,又出现乱收费、集体补课老问题,则必须做到两点。 首先,晚托班必须全免费,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学校因开设玩托班而增加的成本,应由政府投入补贴。其实,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而不是要取消晚托班,那么,为何这会变为取消晚托班

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的政策,曾被认为是为学生减负,并规范办学——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同时也涉嫌乱收费,上海从2006年起,根据教育部的有关精神,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各校也陆续关闭了晚托班。——可为何家长对此并不买账呢?

   

现实表明,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并没有为学生减负,甚至某种程度增加了家长、学生的负担。一方面,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不少从学校放学的孩子马上又出现在社会培训班上,另一方面,一些家庭确实有接送孩子的困难,三点半放学的孩子无处可去,近年来政府部门和社区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推出“三点半工程”,在社区设立休读点接收无法按时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但这不但需要投入(在社区找场所、配备学习指导和生活服务老师),也只能有限解决部分群体的问题。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何学校有教室资源,却非要闲置,而要到校外的社区另找地方?

虽然还是暑假,很多家长已在发愁开学后孩子的接送问题。小学三点半放学的规定,让家长要么请祖辈帮忙、要么交给一些社会上的晚托班代接,学校能否开办晚托班的呼声越来越大。(东方新闻台8月9日) 与此同时,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传出消息,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近年来群众呼声较高的中小学生晚托问题,力争进一步拓宽中小学晚托看护的服务范围。 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的政策,曾被认为是为学生减负,并规范办学——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同时也涉嫌乱收费,上海从2006年起,根据教育部的有关精神,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各校也陆续关闭了晚托班。——可为何家长对此并不买账呢? 现实表明,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并没有为学生减负,甚至某种程度增加了家长、学生的负担。一方面,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不少从学校放学的孩子马上又出现在社会培训班上,另一方面,一些家庭确实有接送孩子的困难,三点半放学的孩子无处可去,近年来政府部门和社区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推出“三点半工程”,在社区设立休读点接收无法按时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但这不但需要投入(在社区找场所、配备学习指导和生活服务老师),也只能有限解决部分群体的问题。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何学校有教室资源,却非要闲置,而要到校外的社区另找地方? 简单禁止、取消晚托班,是无视家长的现实需求的。上海市教育部门重启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立足现实。而要防止恢复晚托班,又出现乱收费、集体补课老问题,则必须做到两点。 首先,晚托班必须全免费,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学校因开设玩托班而增加的成本,应由政府投入补贴。其实,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而不是要取消晚托班,那么,为何这会变为取消晚托班

   

简单禁止、取消晚托班,是无视家长的现实需求的。上海市教育部门重启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立足现实。而要防止恢复晚托班,又出现乱收费、集体补课老问题,则必须做到两点。

   

呢?道理很简单,学校不再收费,开设晚托班就吃力不讨好成为了“负担”,还不如干脆不办。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应该由政府部门承担学校开设晚托班的开支。 如果不由政府部门承担相应成本(纳入预算),那么,恢复晚托班,很可能出现两方面问题,一是学校并不情愿,在晚托班管理、教师安排、活动设计上,没有积极性,虽然有专家建议,学校可以在保障老师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的情况下安排晚托班的指导老师,但在学校是义务服务的背景下,这恐难长期坚持;二是会变相乱收费,政府不增加投入,学校要常年举办,要调动老师积极性,最后晚托班的走向就变为收费项目。去年,广州学校收取学生午休费闹得沸沸扬扬,就因学校要提供午休服务,可政府不解决管理成本,于是允许由学校向学生收费,变为“合规的乱收费”。 其次,建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包括晚托班的管理、监督。对于学校是否开设晚托班、怎样开设、如何防止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这些都应该听取家长的意见,并结合家长的意见,设计具体的方案。如果有家长委员会的参与,晚托班的乱收费问题必然得到有效治理——学校收取任何额外费用,都必须经过家长委员会同意;另外,在晚托班管理问题上,家长委员会也可调动家长的资源,比如担任义工参与管理、开展晚托班活动,由此把晚托班搞得生龙活虎,变为学生课余快乐活动的空间——目前,有的地方开设的“三点半工程”,就招募了大量的志愿者辅导孩子课余活动,包括阅读、游戏等。 日本公立学校2002年时采取行动为学生减负,取消星期六的课程,改为每周上五天课,而从2006年起,有的公立学校决定恢复6天上课,这一政策也是在家长呼吁的背景下出台的。而在今年年初,日本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称,考虑到目前出勤制度不利于提高中小学生的学习竞争力,有必要在公立学校实施一周上课6天

首先,晚托班必须全免费,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学校因开设玩托班而增加的成本,应由政府投入补贴。其实,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而不是要取消晚托班,那么,为何这会变为取消晚托班呢?道理很简单,学校不再收费,开设晚托班就吃力不讨好成为了“负担”,还不如干脆不办。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应该由政府部门承担学校开设晚托班的开支。

   

如果不由政府部门承担相应成本(纳入预算),那么,恢复晚托班,很可能出现两方面问题,一是学校并不情愿,在晚托班管理、教师安排、活动设计上,没有积极性,虽然有专家建议,学校可以在保障老师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的情况下安排晚托班的指导老师,但在学校是义务服务的背景下,这恐难长期坚持;二是会变相乱收费,政府不增加投入,学校要常年举办,要调动老师积极性,最后晚托班的走向就变为收费项目。去年,广州学校收取学生午休费闹得沸沸扬扬,就因学校要提供午休服务,可政府不解决管理成本,于是允许由学校向学生收费,变为“合规的乱收费”。

虽然还是暑假,很多家长已在发愁开学后孩子的接送问题。小学三点半放学的规定,让家长要么请祖辈帮忙、要么交给一些社会上的晚托班代接,学校能否开办晚托班的呼声越来越大。(东方新闻台8月9日) 与此同时,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动员大会上传出消息,本市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近年来群众呼声较高的中小学生晚托问题,力争进一步拓宽中小学晚托看护的服务范围。 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的政策,曾被认为是为学生减负,并规范办学——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同时也涉嫌乱收费,上海从2006年起,根据教育部的有关精神,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各校也陆续关闭了晚托班。——可为何家长对此并不买账呢? 现实表明,实行三点半放学、取消晚托班,并没有为学生减负,甚至某种程度增加了家长、学生的负担。一方面,校内减负、校外增负,不少从学校放学的孩子马上又出现在社会培训班上,另一方面,一些家庭确实有接送孩子的困难,三点半放学的孩子无处可去,近年来政府部门和社区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比如推出“三点半工程”,在社区设立休读点接收无法按时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但这不但需要投入(在社区找场所、配备学习指导和生活服务老师),也只能有限解决部分群体的问题。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为何学校有教室资源,却非要闲置,而要到校外的社区另找地方? 简单禁止、取消晚托班,是无视家长的现实需求的。上海市教育部门重启这一问题的研究,是立足现实。而要防止恢复晚托班,又出现乱收费、集体补课老问题,则必须做到两点。 首先,晚托班必须全免费,不能收取任何费用,对于学校因开设玩托班而增加的成本,应由政府投入补贴。其实,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禁止公办中小学收取晚托班管理费,而不是要取消晚托班,那么,为何这会变为取消晚托班

   

其次,建立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监督,包括晚托班的管理、监督。对于学校是否开设晚托班、怎样开设、如何防止晚托班变为集体补课班,这些都应该听取家长的意见,并结合家长的意见,设计具体的方案。如果有家长委员会的参与,晚托班的乱收费问题必然得到有效治理——学校收取任何额外费用,都必须经过家长委员会同意;另外,在晚托班管理问题上,家长委员会也可调动家长的资源,比如担任义工参与管理、开展晚托班活动,由此把晚托班搞得生龙活虎,变为学生课余快乐活动的空间——目前,有的地方开设的“三点半工程”,就招募了大量的志愿者辅导孩子课余活动,包括阅读、游戏等。

   

日本公立学校2002年时采取行动为学生减负,取消星期六的课程,改为每周上五天课,而从2006年起,有的公立学校决定恢复6天上课,这一政策也是在家长呼吁的背景下出台的。而在今年年初,日本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称,考虑到目前出勤制度不利于提高中小学生的学习竞争力,有必要在公立学校实施一周上课6天的制度。从日本已实施6天上课的学校看,多上一天课反而“减轻”学生的负担,这是因为日本的升学竞争压力也很大,学校上课减少,课外补课必然增多,也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而学校多上一天课,学校不额外收费,反而既减少家庭上培训班的开支,也减少学生额外补课(多上一天课之后,大多学生不再补课,以前则是两个双休日都补课)。这是很值得借鉴和深思的。需要注意的是,日本学校做出这一决策,一方面有国家教育公务员制保障——义务教育公办教师是国家教育公务员,为学生补课不再收取学生费用;另一方面有教师家长委员会做决策、监督、评价,这一规定是教师、家长委员会共同决策的,因此,得到家长认可。而在我国,教育决策由行政部门主导,家长的意见并没有充分听取,也未纳入决策程序。眼下,市教育部门从听取家长意见出发,重新思考晚托班的问题,不妨就此广泛听取民意,实行民主决策。这是解决晚托班问题的好办法,也是解决其他教育决策的根本途径。

  评论这张
 
阅读(99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