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应尊重学生的择校权  

2013-08-13 06:37: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约4个月的时间里,广东吴川一中初中部的大门,向农村小学生闭了又开。将大门关闭的,是“就近入学”的法律规定,把它推开的,是吴川汹涌的“民意”。执行规定,还是遵从民意?难题摆在吴川市政府面前。最终,通过巧妙的解释和更改,吴川似乎做到了“皆大欢喜”。(南方农村报8月8日) 吴川市政府是用“吴川一中是全市人民的一中”,“将全市看成是一个区域”来处理所谓规定和民意的矛盾的。而在笔者看来,当地市政府并没有真正理解《义务教育法》的有关规定,也没有按民主程序对重大教育发展战略进行决策,误读规定,漠视民意才导致出现所谓执行规定,遵从民意的“两难”。 我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二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依照这一规定,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是政府的义务,但却不能限制学生必须“就近入学”,也就是说,如果学生选择“就近入学”,政府必须通过合理布局学校满足就近入学的需求,但如果学生不愿意“就近入学”,是可以选择到其他地方求学的。 但对于这一规定,很多地方政府都存在误读,认为学生必须“就近入学”,并以这一认识为基础,出台了“禁择令”,这种做法,非但没有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反而导致问题更加复杂。由于各地区、各校之间事实上存在不均衡,择校的需求客观存在,规定“就近入学”之后,学区房问题凸显——为了能就近入学,一些有条件的家庭在学校附近购买房产入户。另外,在“禁择令”之下,各地的“择校率”——这是当前评价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显著”下降,营造出义务教育均衡的假象,

4个月的时间里,广东吴川一中初中部的大门,向农村小学生闭了又开。将大门关闭的,是“就近入学”的法律规定,把它推开的,是吴川汹涌的“民意”。执行规定,还是遵从民意?难题摆在吴川市政府面前。最终,通过巧妙的解释和更改,吴川似乎做到了“皆大欢喜”。(南方农村报8 约4个月的时间里,广东吴川一中初中部的大门,向农村小学生闭了又开。将大门关闭的,是“就近入学”的法律规定,把它推开的,是吴川汹涌的“民意”。执行规定,还是遵从民意?难题摆在吴川市政府面前。最终,通过巧妙的解释和更改,吴川似乎做到了“皆大欢喜”。(南方农村报8月8日) 吴川市政府是用“吴川一中是全市人民的一中”,“将全市看成是一个区域”来处理所谓规定和民意的矛盾的。而在笔者看来,当地市政府并没有真正理解《义务教育法》的有关规定,也没有按民主程序对重大教育发展战略进行决策,误读规定,漠视民意才导致出现所谓执行规定,遵从民意的“两难”。 我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二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依照这一规定,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是政府的义务,但却不能限制学生必须“就近入学”,也就是说,如果学生选择“就近入学”,政府必须通过合理布局学校满足就近入学的需求,但如果学生不愿意“就近入学”,是可以选择到其他地方求学的。 但对于这一规定,很多地方政府都存在误读,认为学生必须“就近入学”,并以这一认识为基础,出台了“禁择令”,这种做法,非但没有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反而导致问题更加复杂。由于各地区、各校之间事实上存在不均衡,择校的需求客观存在,规定“就近入学”之后,学区房问题凸显——为了能就近入学,一些有条件的家庭在学校附近购买房产入户。另外,在“禁择令”之下,各地的“择校率”——这是当前评价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显著”下降,营造出义务教育均衡的假象,8日)

 

吴川市政府是用“协,市直机关,镇(街道办),中小学,外出乡贤等,如果早有这样的听取意见的过程,就会减少政策执行的随意性。不独吴川如此,我国各地教育发展,都存在行政随意拍板决策的问题,现今出现严重后遗症的撤点并校就是十分典型的盲目决策。对此,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 不得不说,我国一些地方政府完全站在有利于自身的角度来理解法规,进行决策,而公众缺乏参与教育决策、监督的权利、途径,导致我国教育发展并没有做到依法治教、科学决策,这其实也是我国义务教育之所以不均衡,以及虽然对此进行了治理,但不均衡格局却改观不大的根本原因,要让教育走向理性发展之路,必须约束政府部门的权力,让公众参与到教育发展的决策、监督、评价中来。 吴川一中是全市人民的一中协,市直机关,镇(街道办),中小学,外出乡贤等,如果早有这样的听取意见的过程,就会减少政策执行的随意性。不独吴川如此,我国各地教育发展,都存在行政随意拍板决策的问题,现今出现严重后遗症的撤点并校就是十分典型的盲目决策。对此,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 不得不说,我国一些地方政府完全站在有利于自身的角度来理解法规,进行决策,而公众缺乏参与教育决策、监督的权利、途径,导致我国教育发展并没有做到依法治教、科学决策,这其实也是我国义务教育之所以不均衡,以及虽然对此进行了治理,但不均衡格局却改观不大的根本原因,要让教育走向理性发展之路,必须约束政府部门的权力,让公众参与到教育发展的决策、监督、评价中来。 将全市看成是一个区域”来处理所谓规定和民意的矛盾的。而在笔者看来,当地市政府并没有真正理解《义务教育法》的有关规定,也没有按民主程序对重大教育发展战略进行决策,误读规定,漠视民意才导致出现所谓执行规定,遵从民意的“两难”。

却掩盖了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现实。 用“择校率”来评价义务教育均衡不是不可以,但应该以允许学生择校为前提,来进行评价,如果学生可自由择校,结果是择校率极低,这表明当地的义务教育资源真正均衡,而通过限制学生择校来降低择校率,这是义务教育均衡走偏了方向。吴川此前取消农村推荐生上一中,是为了降低择校率,而后又用全市是一个区域来解释恢复招收农村推荐生,其意图也是做低“择校率”——全市就近入学,也不属于择校了。 尊重学生的择校权利,同时降低择校率,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办学之间的差异,如果区域内所有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大致一致,还有多少学生愿意择校呢?这才是合理的治理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与之对应的择校热的正确思路。按照这一思路,政府部门在保障就近入学的前提下,一方面应着力加大投入,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应当允许学生择校。而对于学生如何择校、学校如何招生,则应当广泛听取民意,进行民主决策。 在发达国家,往往有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社区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学校领导代表、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当地学校发展战略决策,像学校招生事务,包括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就属于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决策的范畴。如果我国地方教育发展,也采取这种决策方式,那么,针对当地的义务教育不均衡现实以及学生的择校需求,是可以找到既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同时也尊重学生选择权、民意的方案的。 吴川最初出台的政策,就少了听取民意的程序,只是在政策遭到反对之后,再紧急召开会议,分别征求各方意见,如人大,政

 

我国《义务教育法》协,市直机关,镇(街道办),中小学,外出乡贤等,如果早有这样的听取意见的过程,就会减少政策执行的随意性。不独吴川如此,我国各地教育发展,都存在行政随意拍板决策的问题,现今出现严重后遗症的撤点并校就是十分典型的盲目决策。对此,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 不得不说,我国一些地方政府完全站在有利于自身的角度来理解法规,进行决策,而公众缺乏参与教育决策、监督的权利、途径,导致我国教育发展并没有做到依法治教、科学决策,这其实也是我国义务教育之所以不均衡,以及虽然对此进行了治理,但不均衡格局却改观不大的根本原因,要让教育走向理性发展之路,必须约束政府部门的权力,让公众参与到教育发展的决策、监督、评价中来。 第十二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依照这一规定,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是政府的义务,但却不能限制学生必须“就近入学”,也就是说,如果学生选择“就近入学”,政府必须通过合理布局学校满足就近入学的需求,但如果学生不愿意“就近入学”,是可以选择到其他地方求学的。

 

却掩盖了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现实。 用“择校率”来评价义务教育均衡不是不可以,但应该以允许学生择校为前提,来进行评价,如果学生可自由择校,结果是择校率极低,这表明当地的义务教育资源真正均衡,而通过限制学生择校来降低择校率,这是义务教育均衡走偏了方向。吴川此前取消农村推荐生上一中,是为了降低择校率,而后又用全市是一个区域来解释恢复招收农村推荐生,其意图也是做低“择校率”——全市就近入学,也不属于择校了。 尊重学生的择校权利,同时降低择校率,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办学之间的差异,如果区域内所有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大致一致,还有多少学生愿意择校呢?这才是合理的治理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与之对应的择校热的正确思路。按照这一思路,政府部门在保障就近入学的前提下,一方面应着力加大投入,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应当允许学生择校。而对于学生如何择校、学校如何招生,则应当广泛听取民意,进行民主决策。 在发达国家,往往有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社区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学校领导代表、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当地学校发展战略决策,像学校招生事务,包括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就属于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决策的范畴。如果我国地方教育发展,也采取这种决策方式,那么,针对当地的义务教育不均衡现实以及学生的择校需求,是可以找到既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同时也尊重学生选择权、民意的方案的。 吴川最初出台的政策,就少了听取民意的程序,只是在政策遭到反对之后,再紧急召开会议,分别征求各方意见,如人大,政但对于这一规定,很多地方政府都存在误读,认为学生必须“就近入学”,并以这一认识为基础,出台了“禁择令”,这种做法,非但没有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反而导致问题更加复杂。由于各地区、各校之间事实上存在不均衡,择校的需求客观存在,规定“就近入学”之后,学区房问题凸显——为了能就近入学,一些有条件的家庭在学校附近购买房产入户。另外,在“禁择令”之下,各地的“择校率”——这是当前评价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显著”下降,营造出义务教育均衡的假象,却掩盖了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现实。

 

用“择校率”来评价义务教育均衡不是不可以,但应该以允许学生择校为前提,来进行评价,如果学生可自由择校,结果是择校率极低,这表明当地的义务教育资源真正均衡,而通过限制学生择校来降低择校率,这是义务教育均衡走偏了方向。吴川此前取消农村推荐生上一中,是为了降低择校率,而后又用全市是一个区域来解释恢复招收农村推荐生,其意图也是做低“择校率”——全市就近入学,也不属于择校了。

 

约4个月的时间里,广东吴川一中初中部的大门,向农村小学生闭了又开。将大门关闭的,是“就近入学”的法律规定,把它推开的,是吴川汹涌的“民意”。执行规定,还是遵从民意?难题摆在吴川市政府面前。最终,通过巧妙的解释和更改,吴川似乎做到了“皆大欢喜”。(南方农村报8月8日) 吴川市政府是用“吴川一中是全市人民的一中”,“将全市看成是一个区域”来处理所谓规定和民意的矛盾的。而在笔者看来,当地市政府并没有真正理解《义务教育法》的有关规定,也没有按民主程序对重大教育发展战略进行决策,误读规定,漠视民意才导致出现所谓执行规定,遵从民意的“两难”。 我国《义务教育法》第十二条规定,“适龄儿童、少年免试入学。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在户籍所在地学校就近入学。”依照这一规定,保障学生“就近入学”是政府的义务,但却不能限制学生必须“就近入学”,也就是说,如果学生选择“就近入学”,政府必须通过合理布局学校满足就近入学的需求,但如果学生不愿意“就近入学”,是可以选择到其他地方求学的。 但对于这一规定,很多地方政府都存在误读,认为学生必须“就近入学”,并以这一认识为基础,出台了“禁择令”,这种做法,非但没有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反而导致问题更加复杂。由于各地区、各校之间事实上存在不均衡,择校的需求客观存在,规定“就近入学”之后,学区房问题凸显——为了能就近入学,一些有条件的家庭在学校附近购买房产入户。另外,在“禁择令”之下,各地的“择校率”——这是当前评价义务教育均衡的重要指标——“显著”下降,营造出义务教育均衡的假象,尊重学生的择校权利,同时降低择校率,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办学之间的差异,如果区域内所有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大致一致,还有多少学生愿意择校呢?这才是合理的治理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与之对应的择校热的正确思路。按照这一思路,政府部门在保障就近入学的前提下,一方面应着力加大投入,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应当允许学生择校。而对于学生如何择校、学校如何招生,则应当广泛听取民意,进行民主决策。

 

却掩盖了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现实。 用“择校率”来评价义务教育均衡不是不可以,但应该以允许学生择校为前提,来进行评价,如果学生可自由择校,结果是择校率极低,这表明当地的义务教育资源真正均衡,而通过限制学生择校来降低择校率,这是义务教育均衡走偏了方向。吴川此前取消农村推荐生上一中,是为了降低择校率,而后又用全市是一个区域来解释恢复招收农村推荐生,其意图也是做低“择校率”——全市就近入学,也不属于择校了。 尊重学生的择校权利,同时降低择校率,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办学之间的差异,如果区域内所有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大致一致,还有多少学生愿意择校呢?这才是合理的治理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与之对应的择校热的正确思路。按照这一思路,政府部门在保障就近入学的前提下,一方面应着力加大投入,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应当允许学生择校。而对于学生如何择校、学校如何招生,则应当广泛听取民意,进行民主决策。 在发达国家,往往有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社区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学校领导代表、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当地学校发展战略决策,像学校招生事务,包括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就属于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决策的范畴。如果我国地方教育发展,也采取这种决策方式,那么,针对当地的义务教育不均衡现实以及学生的择校需求,是可以找到既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同时也尊重学生选择权、民意的方案的。 吴川最初出台的政策,就少了听取民意的程序,只是在政策遭到反对之后,再紧急召开会议,分别征求各方意见,如人大,政在发达国家,往往有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社区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学校领导代表、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当地学校发展战略决策,像学校招生事务,包括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就属于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决策的范畴。如果我国地方教育发展,也采取这种决策方式,那么,针对当地的义务教育不均衡现实以及学生的择校需求,是可以找到既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同时也尊重学生选择权、民意的方案的。

 

吴川最初出台的政策,就少了听取民意的程序,只是在政策遭到反对之后,再紧急召开会议,分别征求各方意见,如人大,政协,市直机关,镇(街道办),中小学,外出乡贤等,如果早有这样的听取意见的过程,就会减少政策执行的随意性。不独吴川如此,我国各地教育发展,都存在行政随意拍板决策的问题,现今出现严重后遗症的撤点并校就是十分典型的盲目决策。对此,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指出,要“却掩盖了义务教育不均衡的现实。 用“择校率”来评价义务教育均衡不是不可以,但应该以允许学生择校为前提,来进行评价,如果学生可自由择校,结果是择校率极低,这表明当地的义务教育资源真正均衡,而通过限制学生择校来降低择校率,这是义务教育均衡走偏了方向。吴川此前取消农村推荐生上一中,是为了降低择校率,而后又用全市是一个区域来解释恢复招收农村推荐生,其意图也是做低“择校率”——全市就近入学,也不属于择校了。 尊重学生的择校权利,同时降低择校率,这要求政府部门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缩小学校办学之间的差异,如果区域内所有公办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条件大致一致,还有多少学生愿意择校呢?这才是合理的治理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与之对应的择校热的正确思路。按照这一思路,政府部门在保障就近入学的前提下,一方面应着力加大投入,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另一方面应当允许学生择校。而对于学生如何择校、学校如何招生,则应当广泛听取民意,进行民主决策。 在发达国家,往往有由政府官员、立法机构成员、社区家长代表、教师代表、学校领导代表、社会人士共同组成的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当地学校发展战略决策,像学校招生事务,包括招生范围、招生对象,就属于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决策的范畴。如果我国地方教育发展,也采取这种决策方式,那么,针对当地的义务教育不均衡现实以及学生的择校需求,是可以找到既符合《义务教育法》规定,同时也尊重学生选择权、民意的方案的。 吴川最初出台的政策,就少了听取民意的程序,只是在政策遭到反对之后,再紧急召开会议,分别征求各方意见,如人大,政提高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管理的有效性。规范决策程序,重大教育政策出台前要公开讨论,充分听取群众意见。

 

不得不说,我国一些地方政府完全站在有利于自身的角度来理解法规,进行决策,而公众缺乏参与教育决策、监督的权利、途径,导致我国教育发展并没有做到依法治教、科学决策,这其实也是我国义务教育之所以不均衡,以及虽然对此进行了治理,但不均衡格局却改观不大的根本原因,要让教育走向理性发展之路,必须约束政府部门的权力,让公众参与到教育发展的决策、监督、评价中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