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建“超级牛校”,不是振兴县市中学之路  

2013-07-19 06:3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分蛋糕,将高考变为地方利益,如果把录取计划划分到地级市、这种升学率竞争也就不存在了。而那些超级牛校也就面临解体的命运。 而从根本上说,我国乡村教育的发展,必须摆脱升学教育模式,需要注意的是,在升学模式下,能进入名校(一本院校)的学生不超过10%,农村地区学生更不超过5%,如果只有进名校才算成功,那么,95%的学生接受教育会变为失败者。改变这种模式,需要教育多元发展,为学生提供多元选择,包括取消一系列教育歧视性政策,实现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平等发展,打破国家授予学历体系,摆脱唯学历论;建立科学的多元评价体系,引导基础教育学校,尤其是农村学校,在关注学生的高考科目学习之外,重视生活教育、农村技能教育,而不是把背井离乡作为唯一的选择,这是中国社会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

 

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

 

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 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分蛋糕,将高考变为地方利益,如果把录取计划划分到地级市、这种升学率竞争也就不存在了。而那些超级牛校也就面临解体的命运。

 

中国青年报最近一篇报道,关注曾经十分辉煌的黄冈中学,探讨这所学校为何走向“没落”,并希望借此找到重振市县中学的道路。 舆论把黄冈中学的“没落”置于城乡教育不均衡的大环境中,再和乡村学生上名校难联系起来,让很多人对此产生共鸣,为黄冈中学的没落而嘘唏,可是,与黄冈中学对应的是,在河北,有一所县中——衡水中学,现今却很辉煌,犹如当年的黄冈,这所“超级牛校” 每年输送70多名学生上北大清华,而对于这所大学,中国青年报同样有报道,指其为“大学加工厂”。 如果沿着振兴市县中学的思路,来看黄冈中学的“没落”,其振兴的目标,就是恢复昔日黄冈的辉煌,或者说,再造一个衡水中学,但我不认为这是黄冈中学的出路,也不是我国县市中学的出路。确切地说,中国基础教育的出路,就应该消除超级牛校。 一个省之内,不应该有一所包揽状元、瓜分几乎所有北大清华录取指标的学校,这种学校的存在,除了制造地方教育政绩之外,对基础教育毫无益处,一方面,宣扬教育锦标主义,另一方面加剧义务教育不均衡——为进超级高中,必须上好初中、好小学。黄冈中学就曾经是这样一所超级牛校,很令地方政府满意,也令当地人自豪。可说到底,这是升学教育模式的产物,也是“大学加工厂”。 有人会说,这种县市中学的存在,好歹为乡村学生上名校提供了路径。这是不了解这类中学的招生和高考录取所致。作为当地的超级牛校,谁说只向当地招生,这些学校几乎都

而从根本上说,我国乡村教育的发展,必须摆脱升学教育模式,需要注意的是,在升学模式下,能进入名校(一本院校)的学生不超过是全省范围内跨区域招生。另外,每年一省的招生计划是确定的,一所学校的升学率高了,其他学校的升学率必然低,举例来说,北大、清华在湖北的招生数如果是200人,这200人不会因某校的振兴而增加,而只是这一校瓜分到更多名额而已。 站在教育资源均衡角度,黄冈中学的“没落”,其实是值得庆幸的,它正回归到一所县市中学的本位——今年高考中,一本过线794人,理科600分以上131人,文科600分以上人数6人。算上8个保送生,清华北大的录取人数有望超过16人。这样的成绩对于县市中学来说,已经不错了——问题在于,在消失一所“超级牛校”之后,湖北当地又在政府资金、招生政策的优待下出现其他“超级牛校”,还有很多其他省份也在打造“超级牛校”,因此,黄冈感到颇为落寞。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和县市中学来说,出路只有消除“超级牛校”,教育官员和办学者必须意识到,办少数超级牛校不是中国教育的出路,这只会把中国基础教育,尤其是农村教育逼进死胡同。不妨设想,如果振兴黄冈中学,该校每年进北大清华者100人,湖北农村孩子进名校的希望就增加了吗?还是会有更多的湖北孩子觉得上其他高中无望进好大学,干脆就不读书呢? 要振兴县中,首先就必须消除办“超级牛校”的思路,减少全省跨地区招生,实行高中校在本县区内招生,同时,推进把高考招生计划数划分到地级市(县)的做法——目前,一省之内各地级市、县比升学率,就因各县市是从全省瓜10%,农村地区学生更不超过5%,如果只有进名校才算成功,那么,95%的学生接受教育会变为失败者。改变这种模式,需要教育多元发展,为学生提供多元选择,包括取消一系列教育歧视性政策,实现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平等发展,打破国家授予学历体系,摆脱唯学历论;建立科学的多元评价体系,引导基础教育学校,尤其是农村学校,在关注学生的高考科目学习之外,重视生活教育、农村技能教育,而不是把背井离乡作为唯一的选择,这是中国社会长远发展的必然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58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