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政府发展大学不要在意排名  

2013-07-18 06: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加强高校“四重”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18年,广东省高校在改革和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在重点学科、重点人才、重点平台、重大科研项目等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有1-2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前5名,有4-6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同类院校前5名,高等教育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先进行列。 广东省教育部门希望提高高校办学水平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可直接提出进全国前5之类的目标,也未免太功利了一点,这只会加剧教育的行政化、功利化,而不利于目标的实现。 综合实力进全国第5,这是依据哪一个排行榜?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行政评价要退出高等教育评价领域,因此,中国不可能有官方的大学综合实力榜出台,如此,只有依据民间排行榜了。可对于民间排行榜,近年来舆论诟病颇多,认为民间排行榜大多缺乏公信力,选择的指标不科学、数据也不客观。总体看来,这些排行榜,关注的是大学的规模,包括招生规模、教师规模、发表论文数量、成果数量等;另外,还存在花钱买排名的钱名交易质疑。 在这种情况下,广东省教育部门却提出要打进前5,有教育人士就调侃道,有两种办法,一是将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合并,如果合并之后还进不了,再把华南农业大学等校也合并进去,直到进入前5;二是搞定某个排行榜制作机构,把学校的排名弄上去。事实上,中国一些大学在某些排行榜上表现不错,就是靠的这两条“办法”。 对于大学排名,理性的大学办学者都已经明确表示,不能成为“排行榜中的大学”,大学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加强高校“四重”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18年,广东省高校在改革和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在重点学科、重点人才、重点平台、重大科研项目等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有1-2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前5名,有4-6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同类院校前5名,高等教育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先进行列。

    

不能盯着排行榜办学,否则会迷失自己。很显然,广东省教育部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想着把大学办为排行榜中的大学。这对发展高等教育来说是很危险的。 首先,大学在政府部门的要求之下,很可能办一些自己并不愿意办的学科、专业,而是完全按照排行榜的指标办学,这就不是学校在办学,而是政府在办学了,会加剧学校的行政化和功利化色彩。有意思的是,广东同时发布了有关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意见,称要把招生自主权、专业设置自主权等交给大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其次,政府发展高等教育,关键在于给学校创造良好的办学环境,而不是追求学校办学的座次。这是教育锦标主义思想,会把办学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并给予重点打造的学校政策优惠,这就制造了学校间的不平等竞争,反而不利于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水平。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由政府计划打造出来的,而都是通过自主办学和市场竞争生长出来的。 其实,广东的这种做法,并非其独有。近年来,中国不少省市在发展高等教育时都提出了类似的目标,可以说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表明很多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思路还停留在传统的行政计划思路,追求的也是功利化的办学政绩。 要提高高等教育水平,需要政府积极作为,但不是乱作为。政府的积极作为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依法保障高等教育的投入,这需要转变目前由行政主导的教育拨款方式,建立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拨款,防止政府以教育拨款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以及以各种理由拖延拨款。

广东省教育部门希望提高高校办学水平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可直接提出进全国前5之类的目标,也未免太功利了一点,这只会加剧教育的行政化、功利化,而不利于目标的实现。

    

综合实力进全国第5,这是依据哪一个排行榜?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行政评价要退出高等教育评价领域,因此,中国不可能有官方的大学综合实力榜出台,如此,只有依据民间排行榜了。可对于民间排行榜,近年来舆论诟病颇多,认为民间排行榜大多缺乏公信力,选择的指标不科学、数据也不客观。总体看来,这些排行榜,关注的是大学的规模,包括招生规模、教师规模、发表论文数量、成果数量等;另外,还存在花钱买排名的钱名交易质疑。

不能盯着排行榜办学,否则会迷失自己。很显然,广东省教育部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想着把大学办为排行榜中的大学。这对发展高等教育来说是很危险的。 首先,大学在政府部门的要求之下,很可能办一些自己并不愿意办的学科、专业,而是完全按照排行榜的指标办学,这就不是学校在办学,而是政府在办学了,会加剧学校的行政化和功利化色彩。有意思的是,广东同时发布了有关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意见,称要把招生自主权、专业设置自主权等交给大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其次,政府发展高等教育,关键在于给学校创造良好的办学环境,而不是追求学校办学的座次。这是教育锦标主义思想,会把办学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并给予重点打造的学校政策优惠,这就制造了学校间的不平等竞争,反而不利于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水平。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由政府计划打造出来的,而都是通过自主办学和市场竞争生长出来的。 其实,广东的这种做法,并非其独有。近年来,中国不少省市在发展高等教育时都提出了类似的目标,可以说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表明很多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思路还停留在传统的行政计划思路,追求的也是功利化的办学政绩。 要提高高等教育水平,需要政府积极作为,但不是乱作为。政府的积极作为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依法保障高等教育的投入,这需要转变目前由行政主导的教育拨款方式,建立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拨款,防止政府以教育拨款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以及以各种理由拖延拨款。

    

在这种情况下,广东省教育部门却提出要打进前5,有教育人士就调侃道,有两种办法,一是将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合并,如果合并之后还进不了,再把华南农业大学等校也合并进去,直到进入前5;二是搞定某个排行榜制作机构,把学校的排名弄上去。事实上,中国一些大学在某些排行榜上表现不错,就是靠的这两条“办法”。

   

对于大学排名,理性的大学办学者都已经明确表示,不能成为“排行榜中的大学”,大学不能盯着排行榜办学,否则会迷失自己。很显然,广东省教育部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想着把大学办为排行榜中的大学。这对发展高等教育来说是很危险的。

    

首先,大学在政府部门的要求之下,很可能办一些自己并不愿意办的学科、专业,而是完全按照排行榜的指标办学,这就不是学校在办学,而是政府在办学了,会加剧学校的行政化和功利化色彩。有意思的是,广东同时发布了有关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意见,称要把招生自主权、专业设置自主权等交给大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其次,政府发展高等教育,关键在于给学校创造良好的办学环境,而不是追求学校办学的座次。这是教育锦标主义思想,会把办学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并给予重点打造的学校政策优惠,这就制造了学校间的不平等竞争,反而不利于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水平。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由政府计划打造出来的,而都是通过自主办学和市场竞争生长出来的。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加强高校“四重”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18年,广东省高校在改革和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实现重大突破;在重点学科、重点人才、重点平台、重大科研项目等建设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有1-2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前5名,有4-6所高校综合实力排名进入全国同类院校前5名,高等教育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先进行列。 广东省教育部门希望提高高校办学水平的急切心情可以理解,可直接提出进全国前5之类的目标,也未免太功利了一点,这只会加剧教育的行政化、功利化,而不利于目标的实现。 综合实力进全国第5,这是依据哪一个排行榜?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行政评价要退出高等教育评价领域,因此,中国不可能有官方的大学综合实力榜出台,如此,只有依据民间排行榜了。可对于民间排行榜,近年来舆论诟病颇多,认为民间排行榜大多缺乏公信力,选择的指标不科学、数据也不客观。总体看来,这些排行榜,关注的是大学的规模,包括招生规模、教师规模、发表论文数量、成果数量等;另外,还存在花钱买排名的钱名交易质疑。 在这种情况下,广东省教育部门却提出要打进前5,有教育人士就调侃道,有两种办法,一是将中山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合并,如果合并之后还进不了,再把华南农业大学等校也合并进去,直到进入前5;二是搞定某个排行榜制作机构,把学校的排名弄上去。事实上,中国一些大学在某些排行榜上表现不错,就是靠的这两条“办法”。 对于大学排名,理性的大学办学者都已经明确表示,不能成为“排行榜中的大学”,大学

其实,广东的这种做法,并非其独有。近年来,中国不少省市在发展高等教育时都提出了类似的目标,可以说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表明很多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思路还停留在传统的行政计划思路,追求的也是功利化的办学政绩。

    

要提高高等教育水平,需要政府积极作为,但不是乱作为。政府的积极作为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依法保障高等教育的投入,这需要转变目前由行政主导的教育拨款方式,建立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拨款,防止政府以教育拨款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以及以各种理由拖延拨款。

    

二是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模式,推进学校去行政化,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具体包括,成立代表广泛的大学理事会,负责学校重大办学决策;推进校长公开遴选,实行校长职业化;发挥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的作用,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简而言之,就是建立“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的现代大学制度,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一流大学将很快出现。

    

不能盯着排行榜办学,否则会迷失自己。很显然,广东省教育部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想着把大学办为排行榜中的大学。这对发展高等教育来说是很危险的。 首先,大学在政府部门的要求之下,很可能办一些自己并不愿意办的学科、专业,而是完全按照排行榜的指标办学,这就不是学校在办学,而是政府在办学了,会加剧学校的行政化和功利化色彩。有意思的是,广东同时发布了有关落实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意见,称要把招生自主权、专业设置自主权等交给大学,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其次,政府发展高等教育,关键在于给学校创造良好的办学环境,而不是追求学校办学的座次。这是教育锦标主义思想,会把办学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并给予重点打造的学校政策优惠,这就制造了学校间的不平等竞争,反而不利于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水平。高等教育发展的国际经验表明,没有一所世界一流大学是由政府计划打造出来的,而都是通过自主办学和市场竞争生长出来的。 其实,广东的这种做法,并非其独有。近年来,中国不少省市在发展高等教育时都提出了类似的目标,可以说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这表明很多地方政府发展教育的思路还停留在传统的行政计划思路,追求的也是功利化的办学政绩。 要提高高等教育水平,需要政府积极作为,但不是乱作为。政府的积极作为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依法保障高等教育的投入,这需要转变目前由行政主导的教育拨款方式,建立地方教育拨款委员会,负责制定教育拨款预算,并监督政府拨款,防止政府以教育拨款干涉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以及以各种理由拖延拨款。

香港地区高校的发展经验值得广东借鉴,港校过去20多年的发展令人注目,就得益于现代大学制度。深圳在举办南科大时曾明确提到借鉴香港科技大学的办学模式,遗憾的是,在具体推进过程中,借鉴完全走调,自主办学、学术自治在南科大的改革探索很难推进,对于一所新建的大学来说,改革遭遇的困境都是如此,况何一些传统老校呢?广东真要提高高校的办学水平,必须拿出改革的勇气和实际行动。

  评论这张
 
阅读(11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