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在线上北大有多大可能性?  

2013-07-12 07:56: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可以承认吗?达到一定学分可以获得学校的文凭吗?这必然是我国学习者关心的一大问题。或有人指出,学习不要太功利,有那么多丰富的学习资源在身边,只要努力学习,可以利用这些资源提高自己的能力和素质。这从道理上讲不错,然而,在我国功利的教育环境中,如果学习不能获得学分,进而获得文凭,有多少人会坚持学习下去?一个事实是,网络公开课在网上出现后,在我国曾一度出现热潮,可跟踪调查发现,这股热潮并没有持续多久,而所谓“网课热”,也是少数几门热门课程热,对于一些系列课程,耐心听完的人,少之又少。 这和读书价值观有关,而读书价值观,又与人才评价体系有关,在我国升学教育模式中,读书的价值观异化为“升学有用,读书无用”,也就是说,学习成了升学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在线课程要引起受教育者的关注,必须和现实相结合,这就是应该给予网络学习相应的学分,累计到一定学分可获得学位。 而进一步的问题是,这样的学习究竟有多大的含金量,会不会变为变相买卖文凭。——从本世纪初起,我国网络教育发展迅猛,但随之就遭遇教育质量和贩卖文凭的质疑。以至于教育部门明确提出网络教育属于继续教育范畴,并划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的界限,告诉受教育者网络教育属于计划外招生,所获学历和全日制计划内招生的学生不同。“正规”的网络教育都是如此,这就不用提靠受教育者自觉学习的在线课程学习了。 说到底,结症还是“文凭问题”,这也是造功利读书价值观的根本所在。如果我国打破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变为学校自主招生、自主教育、自授学位文凭,那么,学校会根据学生选择在线课程学习的情况,结合本校的质量标准,给予在线学习者学分并授予文凭,至于文凭的含金量如何,完全由专业机构认证,这就

时下,正值国内各地高考录取的关键时刻,正当有许多考生为几分之差而无缘名牌大学懊恼时,日前,上海两所名校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与全球最大的在线课程平台Coursera签约,两校将面向全球提供多门中、英文精品网络课程。不仅如此,北京大学校长王恩哥在毕业典礼致辞中也提到,北大加入了edX项目,将最优秀的课程放在网络上,让全世界有志于学习的人,都能平等而自由地享受北大丰富的学术资源,通过知识传播让更多的普通民众受益。

 

舆论就此称,这意味着,只要拥有电脑和网络,拨动鼠标,任何人都能在线“上北大”,“上复旦”、“读交大”,甚至哈佛、耶鲁之类的世界一流名校亦不在话下。于是,有考生在网上调侃,“有了慕课(英文简称MOOCs,即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我们还需要考名校吗?”

 

类似的观点,其实早在多年前,比尔·盖茨就曾提到过,他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年轻人将不必去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完全可以在网上自学。他说,“五年以后,你将可以在网上免费获取世界上最好的课程,而且这些课程比任何一个单独的大学提供的课程都要好。”

 

从开放在线课程的发展趋势看,盖茨的预言似乎在逐渐变为现实,可是,在线上名校,却没有变为更多人的选择,反而是“名校情结”更为严重。——在今年高考成绩公布后,有学生就因成绩不理想,没有达到本科线,或者不能被心仪的名校录取而选择自杀,按照在线上名校的理论,他们完全不必走高考这条路,而可轻松上名校的,可为何他们没有想到呢?

把在线上名校变为一种现实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打破后,人才评价体系也就破除了“唯学历论”,读书的价值也就从追求一纸文凭,变为关注教育本身的价值。在这种情况,能不能通过考试进入名校,真不是什么事,因为学习的资源、学习的机会就在身边,提高自身能力与素质的途径变得多元。这将是所有学习者的春天,也将是在线课程快速生长的春天。 这不意味着学习就是“轻松”的,它要求每个学习者必须付出努力、持之以恒,即便在美国,在校课程资源丰富,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可真正能坚持读完在线课程的,也不多,斯坦福大学提供的人工智能课程吸引了16万注册学生,但仅有20%多的学生完成了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在线开放课程也有近16万人注册,但实际完成课程的只有7157人。这么低的完成率,一则体现了在线课程的质量要求,再就是提醒所有学习者,书山有路勤为径,传统学习如此,在线学习也是如此。

 

也许是他们不知道有这种求学的路径,但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对于在线上大学,我国的教育制度、人才评价体系均不支持,通过考试上大学获得文凭,是被社会认可的几乎唯一成才模式。

 

把在线上名校变为一种现实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打破后,人才评价体系也就破除了“唯学历论”,读书的价值也就从追求一纸文凭,变为关注教育本身的价值。在这种情况,能不能通过考试进入名校,真不是什么事,因为学习的资源、学习的机会就在身边,提高自身能力与素质的途径变得多元。这将是所有学习者的春天,也将是在线课程快速生长的春天。 这不意味着学习就是“轻松”的,它要求每个学习者必须付出努力、持之以恒,即便在美国,在校课程资源丰富,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可真正能坚持读完在线课程的,也不多,斯坦福大学提供的人工智能课程吸引了16万注册学生,但仅有20%多的学生完成了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在线开放课程也有近16万人注册,但实际完成课程的只有7157人。这么低的完成率,一则体现了在线课程的质量要求,再就是提醒所有学习者,书山有路勤为径,传统学习如此,在线学习也是如此。

学生可以在线学习网课,但学分可以承认吗?达到一定学分可以获得学校的文凭吗?这必然是我国学习者关心的一大问题。或有人指出,学习不要太功利,有那么多丰富的学习资源在身边,只要努力学习,可以利用这些资源提高自己的能力和素质。这从道理上讲不错,然而,在我国功利的教育环境中,如果学习不能获得学分,进而获得文凭,有多少人会坚持学习下去?一个事实是,网络公开课在网上出现后,在我国曾一度出现热潮,可跟踪调查发现,这股热潮并没有持续多久,而所谓“网课热”,也是少数几门热门课程热,对于一些系列课程,耐心听完的人,少之又少。

 

这和读书价值观有关,而读书价值观,又与人才评价体系有关,在我国升学教育模式中,读书的价值观异化为“升学有用,读书无用”,也就是说,学习成了升学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在线课程要引起受教育者的关注,必须和现实相结合,这就是应该给予网络学习相应的学分,累计到一定学分可获得学位。

分可以承认吗?达到一定学分可以获得学校的文凭吗?这必然是我国学习者关心的一大问题。或有人指出,学习不要太功利,有那么多丰富的学习资源在身边,只要努力学习,可以利用这些资源提高自己的能力和素质。这从道理上讲不错,然而,在我国功利的教育环境中,如果学习不能获得学分,进而获得文凭,有多少人会坚持学习下去?一个事实是,网络公开课在网上出现后,在我国曾一度出现热潮,可跟踪调查发现,这股热潮并没有持续多久,而所谓“网课热”,也是少数几门热门课程热,对于一些系列课程,耐心听完的人,少之又少。 这和读书价值观有关,而读书价值观,又与人才评价体系有关,在我国升学教育模式中,读书的价值观异化为“升学有用,读书无用”,也就是说,学习成了升学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在线课程要引起受教育者的关注,必须和现实相结合,这就是应该给予网络学习相应的学分,累计到一定学分可获得学位。 而进一步的问题是,这样的学习究竟有多大的含金量,会不会变为变相买卖文凭。——从本世纪初起,我国网络教育发展迅猛,但随之就遭遇教育质量和贩卖文凭的质疑。以至于教育部门明确提出网络教育属于继续教育范畴,并划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的界限,告诉受教育者网络教育属于计划外招生,所获学历和全日制计划内招生的学生不同。“正规”的网络教育都是如此,这就不用提靠受教育者自觉学习的在线课程学习了。 说到底,结症还是“文凭问题”,这也是造功利读书价值观的根本所在。如果我国打破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变为学校自主招生、自主教育、自授学位文凭,那么,学校会根据学生选择在线课程学习的情况,结合本校的质量标准,给予在线学习者学分并授予文凭,至于文凭的含金量如何,完全由专业机构认证,这就

 

而进一步的问题是,这样的学习究竟有多大的含金量,会不会变为变相买卖文凭。——从本世纪初起,我国网络教育发展迅猛,但随之就遭遇教育质量和贩卖文凭的质疑。以至于教育部门明确提出网络教育属于继续教育范畴,并划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的界限,告诉受教育者网络教育属于计划外招生,所获学历和全日制计划内招生的学生不同。“正规”的网络教育都是如此,这就不用提靠受教育者自觉学习的在线课程学习了。

 

说到底,结症还是“文凭问题”,这也是造功利读书价值观的根本所在。如果我国打破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变为学校自主招生、自主教育、自授学位文凭,那么,学校会根据学生选择在线课程学习的情况,结合本校的质量标准,给予在线学习者学分并授予文凭,至于文凭的含金量如何,完全由专业机构认证,这就把在线上名校变为一种现实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打破后,人才评价体系也就破除了“唯学历论”,读书的价值也就从追求一纸文凭,变为关注教育本身的价值。在这种情况,能不能通过考试进入名校,真不是什么事,因为学习的资源、学习的机会就在身边,提高自身能力与素质的途径变得多元。这将是所有学习者的春天,也将是在线课程快速生长的春天。

把在线上名校变为一种现实可能。 更重要的是,当国家承认学历体系打破后,人才评价体系也就破除了“唯学历论”,读书的价值也就从追求一纸文凭,变为关注教育本身的价值。在这种情况,能不能通过考试进入名校,真不是什么事,因为学习的资源、学习的机会就在身边,提高自身能力与素质的途径变得多元。这将是所有学习者的春天,也将是在线课程快速生长的春天。 这不意味着学习就是“轻松”的,它要求每个学习者必须付出努力、持之以恒,即便在美国,在校课程资源丰富,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可真正能坚持读完在线课程的,也不多,斯坦福大学提供的人工智能课程吸引了16万注册学生,但仅有20%多的学生完成了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在线开放课程也有近16万人注册,但实际完成课程的只有7157人。这么低的完成率,一则体现了在线课程的质量要求,再就是提醒所有学习者,书山有路勤为径,传统学习如此,在线学习也是如此。

 

这不意味着学习就是“轻松”的,它要求每个学习者必须付出努力、持之以恒,即便在美国,在校课程资源丰富,学校自主授予学位,可真正能坚持读完在线课程的,也不多,斯坦福大学提供的人工智能课程吸引了16万注册学生,但仅有20%多的学生完成了课程。麻省理工学院的一项在线开放课程也有近16万人注册,但实际完成课程的只有7157人。这么低的完成率,一则体现了在线课程的质量要求,再就是提醒所有学习者,书山有路勤为径,传统学习如此,在线学习也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90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