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夏令营是公益的,还是商业的?  

2013-07-11 08:00: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的夏令营模式,有必要理清,要么回归学校组织,要么变为商业活动,不能处于公益和商业的灰色地带。从让更多的学生能获得夏令营机会看,应大力倡导公益的夏令营活动,而不是把这类活动都交给商业机构。    而受教育者和社会舆论,也应该从公益和商业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夏令营的问题,公益的归公益,商业的归商业。如果“天价”夏令营发生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这是教育乱收费,要追究校方的责任;而如果发生在中介机构组织的活动中,这主要靠消费者的理性和维权意识加以规范。作为市场经营活动,如果消费者不理性、盲目,就可能导致市场不规范,侵权事件频发。相对而言,目前由中介机构组织的夏令营活动更多,因此,对于这类夏令营的收费、活动安排、安全保障,更需要消费者睁大双眼,要用消费者的成熟和理性,淘汰那些价高质低的游学活动项目,让游学市场规范有序。韩亚航空客机失事,让海外游学夏令营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普遍质疑,公益性的夏令营变味为商业活动,海外游学夏令营乱象纷呈。

  

韩亚航空客机失事,让海外游学夏令营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普遍质疑,公益性的夏令营变味为商业活动,海外游学夏令营乱象纷呈。    其实,海外游学夏令营的乱象,根源就在于对其定位很模糊,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大家莫衷一是,这导致其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受教育者(消费者)对其的选择,也不明就里。    夏令营应根据其组织机构的不同,分为公益性质的夏令营和商业性质的夏令营。有关部门应根据组织机构的不同,对夏令营活动进行分类管理,而受教育者和消费者在选择时,也要根据不同的活动性质做评判。    由学校出面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从本质上说,属于学校的教学实践活动,因此,应该属于公益范畴,其收费应该实行按成本收费,即不能从中获得利润。对于这类夏令营活动,监管部门为学校的主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要了解学校的活动安排、收费标准和安全保障,而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需要召开家长听证会,听取家长的意见,向家长解释收支的明晰情况。    而由中介机构(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出国留学中介)等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则属于商业活动,应该由工商部门监管。消费者在选择这类夏令营时,应了解收费情况、活动组织情况,签订有关合同。如果定价过高,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另外,如果活动组织方,虚假宣传,或者在实施过程中,不提供事先承诺的服务,消费者完全可以投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舆论指责现在的海外夏令营是“天价”夏令营,这需要根据活动组织者的性质来分析。如果组织者是学校,那么,“天价”夏令营,有违公益属性,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追究学校乱收费的责任,包括是否存在强制学生参加夏令营的行为、是

其实,海外游学夏令营的乱象,根源就在于对其定位很模糊,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大家莫衷一是,这导致其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受教育者(消费者)对其的选择,也不明就里。

  

夏令营应根据其组织机构的不同,分为公益性质的夏令营和商业性质的夏令营。有关部门应根据组织机构的不同,对夏令营活动进行分类管理,而受教育者和消费者在选择时,也要根据不同的活动性质做评判。

的夏令营模式,有必要理清,要么回归学校组织,要么变为商业活动,不能处于公益和商业的灰色地带。从让更多的学生能获得夏令营机会看,应大力倡导公益的夏令营活动,而不是把这类活动都交给商业机构。    而受教育者和社会舆论,也应该从公益和商业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夏令营的问题,公益的归公益,商业的归商业。如果“天价”夏令营发生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这是教育乱收费,要追究校方的责任;而如果发生在中介机构组织的活动中,这主要靠消费者的理性和维权意识加以规范。作为市场经营活动,如果消费者不理性、盲目,就可能导致市场不规范,侵权事件频发。相对而言,目前由中介机构组织的夏令营活动更多,因此,对于这类夏令营的收费、活动安排、安全保障,更需要消费者睁大双眼,要用消费者的成熟和理性,淘汰那些价高质低的游学活动项目,让游学市场规范有序。

  

由学校出面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从本质上说,属于学校的教学实践活动,因此,应该属于公益范畴,其收费应该实行按成本收费,即不能从中获得利润。对于这类夏令营活动,监管部门为学校的主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要了解学校的活动安排、收费标准和安全保障,而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需要召开家长听证会,听取家长的意见,向家长解释收支的明晰情况。

  

而由中介机构(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出国留学中介)等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则属于商业活动,应该由工商部门监管。消费者在选择这类夏令营时,应了解收费情况、活动组织情况,签订有关合同。如果定价过高,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另外,如果活动组织方,虚假宣传,或者在实施过程中,不提供事先承诺的服务,消费者完全可以投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舆论指责现在的海外夏令营是“天价”夏令营,这需要根据活动组织者的性质来分析。如果组织者是学校,那么,“天价”夏令营,有违公益属性,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追究学校乱收费的责任,包括是否存在强制学生参加夏令营的行为、是否就夏令营的收费听取过家长和学生的意见,并将收费标准报批等等,司法机关也有必要介入调查这其中可能出现的贪腐行为。

韩亚航空客机失事,让海外游学夏令营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普遍质疑,公益性的夏令营变味为商业活动,海外游学夏令营乱象纷呈。    其实,海外游学夏令营的乱象,根源就在于对其定位很模糊,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大家莫衷一是,这导致其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受教育者(消费者)对其的选择,也不明就里。    夏令营应根据其组织机构的不同,分为公益性质的夏令营和商业性质的夏令营。有关部门应根据组织机构的不同,对夏令营活动进行分类管理,而受教育者和消费者在选择时,也要根据不同的活动性质做评判。    由学校出面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从本质上说,属于学校的教学实践活动,因此,应该属于公益范畴,其收费应该实行按成本收费,即不能从中获得利润。对于这类夏令营活动,监管部门为学校的主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要了解学校的活动安排、收费标准和安全保障,而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需要召开家长听证会,听取家长的意见,向家长解释收支的明晰情况。    而由中介机构(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出国留学中介)等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则属于商业活动,应该由工商部门监管。消费者在选择这类夏令营时,应了解收费情况、活动组织情况,签订有关合同。如果定价过高,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另外,如果活动组织方,虚假宣传,或者在实施过程中,不提供事先承诺的服务,消费者完全可以投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舆论指责现在的海外夏令营是“天价”夏令营,这需要根据活动组织者的性质来分析。如果组织者是学校,那么,“天价”夏令营,有违公益属性,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追究学校乱收费的责任,包括是否存在强制学生参加夏令营的行为、是

  

如果是校方出面召集,却实质是由中介机构(或旅游公司)运作,这就是打着公益的旗号,行商业之实。这是目前夏令营出问题最多的运作模式,一方面,由于学校、老师实际上拥有对家长的影响力,可以为夏令营招募到营员,这带有利用职务之便为商业机构谋取利益的色彩;另一方面,中介机构与学校、老师间,可能存在利益输送,包括给学校提供几个免费的出国旅游名额,或者一定的回扣。按照我国《刑法》,这类行为是触犯刑法的,当以商业贿赂罪问罪。但现实中,这类夏令营活动以学校与中介合作的方式出现,既有公益色彩,又是商业活动,因此,教育部门可以监管、工商部门亦可监管,结果往往是两者都不管。

  

韩亚航空客机失事,让海外游学夏令营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普遍质疑,公益性的夏令营变味为商业活动,海外游学夏令营乱象纷呈。    其实,海外游学夏令营的乱象,根源就在于对其定位很模糊,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大家莫衷一是,这导致其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受教育者(消费者)对其的选择,也不明就里。    夏令营应根据其组织机构的不同,分为公益性质的夏令营和商业性质的夏令营。有关部门应根据组织机构的不同,对夏令营活动进行分类管理,而受教育者和消费者在选择时,也要根据不同的活动性质做评判。    由学校出面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从本质上说,属于学校的教学实践活动,因此,应该属于公益范畴,其收费应该实行按成本收费,即不能从中获得利润。对于这类夏令营活动,监管部门为学校的主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要了解学校的活动安排、收费标准和安全保障,而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需要召开家长听证会,听取家长的意见,向家长解释收支的明晰情况。    而由中介机构(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出国留学中介)等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则属于商业活动,应该由工商部门监管。消费者在选择这类夏令营时,应了解收费情况、活动组织情况,签订有关合同。如果定价过高,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另外,如果活动组织方,虚假宣传,或者在实施过程中,不提供事先承诺的服务,消费者完全可以投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舆论指责现在的海外夏令营是“天价”夏令营,这需要根据活动组织者的性质来分析。如果组织者是学校,那么,“天价”夏令营,有违公益属性,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追究学校乱收费的责任,包括是否存在强制学生参加夏令营的行为、是

如果是中介机构组织的夏令营,这就完全是商业活动了——按照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的精神,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属于营利性的民办教育,实行工商注册、工商监管,其提供的教育培训服务,就是教育商品——对于这些机构的定价,主要靠市场调节(由于不属于公共产品和准公共产品,教育培训收费不在政府制定指导价格或限价范畴之类),换言之,如果这些机构开出的价格很高,属于“天价”,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当没有消费者选择时,这一商业项目自然也就难以生存。再就是,从媒体的报道看,之所以一些中介组织的游学夏令营被认为是“天价”,主要在于其收取的是游学的费用,但却没有提供游学的服务,游而不学,这是典型的商业欺诈、侵犯消费者的权益,消费者完全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权利。

  

概而言之,对于学校和中介合作的夏令营模式,有必要理清,要么回归学校组织,要么变为商业活动,不能处于公益和商业的灰色地带。从让更多的学生能获得夏令营机会看,应大力倡导公益的夏令营活动,而不是把这类活动都交给商业机构。

韩亚航空客机失事,让海外游学夏令营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舆论普遍质疑,公益性的夏令营变味为商业活动,海外游学夏令营乱象纷呈。    其实,海外游学夏令营的乱象,根源就在于对其定位很模糊,究竟是公益,还是商业,大家莫衷一是,这导致其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而受教育者(消费者)对其的选择,也不明就里。    夏令营应根据其组织机构的不同,分为公益性质的夏令营和商业性质的夏令营。有关部门应根据组织机构的不同,对夏令营活动进行分类管理,而受教育者和消费者在选择时,也要根据不同的活动性质做评判。    由学校出面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从本质上说,属于学校的教学实践活动,因此,应该属于公益范畴,其收费应该实行按成本收费,即不能从中获得利润。对于这类夏令营活动,监管部门为学校的主管部门——教育行政部门,要了解学校的活动安排、收费标准和安全保障,而在制定收费标准时,需要召开家长听证会,听取家长的意见,向家长解释收支的明晰情况。    而由中介机构(包括教育培训机构、出国留学中介)等组织的夏令营活动,则属于商业活动,应该由工商部门监管。消费者在选择这类夏令营时,应了解收费情况、活动组织情况,签订有关合同。如果定价过高,消费者完全可以不选择;另外,如果活动组织方,虚假宣传,或者在实施过程中,不提供事先承诺的服务,消费者完全可以投诉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舆论指责现在的海外夏令营是“天价”夏令营,这需要根据活动组织者的性质来分析。如果组织者是学校,那么,“天价”夏令营,有违公益属性,教育主管部门应该追究学校乱收费的责任,包括是否存在强制学生参加夏令营的行为、是

  

而受教育者和社会舆论,也应该从公益和商业不同的角度来审视夏令营的问题,公益的归公益,商业的归商业。如果“天价”夏令营发生在学校组织的活动中,这是教育乱收费,要追究校方的责任;而如果发生在中介机构组织的活动中,这主要靠消费者的理性和维权意识加以规范。作为市场经营活动,如果消费者不理性、盲目,就可能导致市场不规范,侵权事件频发。相对而言,目前由中介机构组织的夏令营活动更多,因此,对于这类夏令营的收费、活动安排、安全保障,更需要消费者睁大双眼,要用消费者的成熟和理性,淘汰那些价高质低的游学活动项目,让游学市场规范有序。

  评论这张
 
阅读(98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