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全日制本科“变”成人教育专科背后的“潜规则陷阱”  

2013-12-30 16:39: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70多名学生通过高考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并被承诺获发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29日,此事被央视曝光。对此,首都师范大学对央视的报道作出了声明。声明中称,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法制晚报12月30日) 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没有错,其错在于纵容与校方合作的机构,进行招生诈骗,而没有进行及时的防患,学校称,对于招生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但这不是用不知情就可以推脱的,这暴露学校管理极为混乱,而考生、家长明知没有通过统招渠道录取,却认定可获得全日制文凭,这是相信招生中的“潜规则”。 按照我国的高考录取制度,全日制变为成人教育专科,这是不可能的。学生录取为全日制本科,是需要参加统一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按各高校录取计划进行录取的,录取的学生将获得电子注册,其身份不可能被更改。首都师范大学这批学生从“全日制”变成人教育专科,合理的解释是,当初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录取为全日制学生,而是被忽悠了。 事实上,近年来,每年高考录取期间,教育部都会发出招生预警,提醒考生、家长防患高考诈骗,其中的一种诈骗手段,就是混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本属于自考助学或成人教育招生,却承诺给学生全日制一样的文凭,以此招揽生源。但预警归预警,诈骗和被诈骗还是频频上演。根源在于监管不力,信息不公开,以及部分考生、家长轻信招生中

2011年,70多名学生通过高考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并被承诺获发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29日,此事被央视曝光。对此,首都师范大学对央视的报道作出了声明。声明中称,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法制晚报12月30日)

2011年,70多名学生通过高考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并被承诺获发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29日,此事被央视曝光。对此,首都师范大学对央视的报道作出了声明。声明中称,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法制晚报12月30日) 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没有错,其错在于纵容与校方合作的机构,进行招生诈骗,而没有进行及时的防患,学校称,对于招生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但这不是用不知情就可以推脱的,这暴露学校管理极为混乱,而考生、家长明知没有通过统招渠道录取,却认定可获得全日制文凭,这是相信招生中的“潜规则”。 按照我国的高考录取制度,全日制变为成人教育专科,这是不可能的。学生录取为全日制本科,是需要参加统一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按各高校录取计划进行录取的,录取的学生将获得电子注册,其身份不可能被更改。首都师范大学这批学生从“全日制”变成人教育专科,合理的解释是,当初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录取为全日制学生,而是被忽悠了。 事实上,近年来,每年高考录取期间,教育部都会发出招生预警,提醒考生、家长防患高考诈骗,其中的一种诈骗手段,就是混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本属于自考助学或成人教育招生,却承诺给学生全日制一样的文凭,以此招揽生源。但预警归预警,诈骗和被诈骗还是频频上演。根源在于监管不力,信息不公开,以及部分考生、家长轻信招生中

 

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没有错,其错在于纵容与校方合作的机构,进行招生诈骗,而没有进行及时的防患,学校称,对于招生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但这不是用不知情就可以推脱的,这暴露学校管理极为混乱,而考生、家长明知没有通过统招渠道录取,却认定可获得全日制文凭,这是相信招生中的“潜规则”。

 

训性质的成人教育。另外,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出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与此同时,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当然,从长远看,要让这种招生诈骗根本消除,还必须对我国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革,正是由于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制造了“学历社会”和“学历情结”,如果学校、教育机构就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文凭没有国家“背书”,完全由社会评价、专业评价认可,还会有多少人做贩卖文凭的生意以及冲着一纸文凭去读书呢?

按照我国的高考录取制度,全日制变为成人教育专科,这是不可能的。学生录取为全日制本科,是需要参加统一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按各高校录取计划进行录取的,录取的学生将获得电子注册,其身份不可能被更改。首都师范大学这批学生从“全日制”变成人教育专科,合理的解释是,当初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录取为全日制学生,而是被忽悠了。

 

事实上,近年来,每年高考录取期间,教育部都会发出招生预警,提醒考生、家长防患高考诈骗,其中的一种诈骗手段,就是混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本属于自考助学或成人教育招生,却承诺给学生全日制一样的文凭,以此招揽生源。但预警归预警,诈骗和被诈骗还是频频上演。根源在于监管不力,信息不公开,以及部分考生、家长轻信招生中有潜规则。

训性质的成人教育。另外,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出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与此同时,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当然,从长远看,要让这种招生诈骗根本消除,还必须对我国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革,正是由于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制造了“学历社会”和“学历情结”,如果学校、教育机构就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文凭没有国家“背书”,完全由社会评价、专业评价认可,还会有多少人做贩卖文凭的生意以及冲着一纸文凭去读书呢?

 

考生和家长其实是明白如果要录取为计划内的全日制本科学生,是需要填报高考志愿,分数达到高校录取分数线才能被录取的——每年高考那么大的动静,学校要对考生、家长进行填报志愿辅导、各高校也会公布录取分数线,考生和家长如果还认为有学校不要高考分数,或者高考分数远低于正式录取分数线也可被录取,获得和其他学生一样的文凭,他们相信的显然不是规则,而是这些人神通广大,可以运作潜规则。

 

训性质的成人教育。另外,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出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与此同时,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当然,从长远看,要让这种招生诈骗根本消除,还必须对我国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革,正是由于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制造了“学历社会”和“学历情结”,如果学校、教育机构就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文凭没有国家“背书”,完全由社会评价、专业评价认可,还会有多少人做贩卖文凭的生意以及冲着一纸文凭去读书呢?

从事这类招生诈骗者,也清楚地知道考生、家长所想,他们的逻辑是,先把家长、考生骗到手再说,今后再想办法。像首师大这批学生,明明是以培训学生招进的,但他们说成是全日制学生,而且还在录取通知书注明“本科”,搞得像真的一样,进校后是在走“专升本”、自考助学路线,直到此路不通,才事发。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机构其实是完全可以预料到这一步的,之所以他们会有恃无恐,是因为找到了大学这个“靠山”,即便出了问题,学校出于“名声”以及某些人和机构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关系,也会出来“擦屁股”,就像这起事件,当事发之后,还是由首师大校方出面进行处理。

训性质的成人教育。另外,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出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与此同时,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当然,从长远看,要让这种招生诈骗根本消除,还必须对我国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革,正是由于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制造了“学历社会”和“学历情结”,如果学校、教育机构就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文凭没有国家“背书”,完全由社会评价、专业评价认可,还会有多少人做贩卖文凭的生意以及冲着一纸文凭去读书呢?

 

这无疑是对大学声誉的伤害,而大学是完全可以避免这种伤害的。首先,应该规范学校与社会机构的合作办学,不能任由学校的任何机构、人员代表校方与社会机构合作,导致合作办学乱象纷呈;其次,学校应该严肃查处所有违规办学,及时公报信息,不能顾及学校某些机构、人员的利益,而对违规办学含混处理。首都师范大学在事发之后才站出来解释,而早在出纠纷之前,学校就应该明确告诉学生,这非计划内招生,而只属于培训性质的成人教育。另外,学校以不知情来回避责任,实则就是含混处理,负责任的做法是,学校应该组成调查组,调查这一合作办学中的违规行为,严出查处责任人,如果存在利益输送,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2011年,70多名学生通过高考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并被承诺获发本科学历。但两年多后,学生们被告知他们的学历竟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29日,此事被央视曝光。对此,首都师范大学对央视的报道作出了声明。声明中称,事件中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被省级招生部门审批录取的学生。(法制晚报12月30日) 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没有错,其错在于纵容与校方合作的机构,进行招生诈骗,而没有进行及时的防患,学校称,对于招生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但这不是用不知情就可以推脱的,这暴露学校管理极为混乱,而考生、家长明知没有通过统招渠道录取,却认定可获得全日制文凭,这是相信招生中的“潜规则”。 按照我国的高考录取制度,全日制变为成人教育专科,这是不可能的。学生录取为全日制本科,是需要参加统一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按各高校录取计划进行录取的,录取的学生将获得电子注册,其身份不可能被更改。首都师范大学这批学生从“全日制”变成人教育专科,合理的解释是,当初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录取为全日制学生,而是被忽悠了。 事实上,近年来,每年高考录取期间,教育部都会发出招生预警,提醒考生、家长防患高考诈骗,其中的一种诈骗手段,就是混淆计划内招生和计划外招生,本属于自考助学或成人教育招生,却承诺给学生全日制一样的文凭,以此招揽生源。但预警归预警,诈骗和被诈骗还是频频上演。根源在于监管不力,信息不公开,以及部分考生、家长轻信招生中

与此同时,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当然,从长远看,要让这种招生诈骗根本消除,还必须对我国的国家承认学历体系进行全面的改革,正是由于国家承认学历体系,制造了“学历社会”和“学历情结”,如果学校、教育机构就是自主招生、自授文凭,文凭没有国家“背书”,完全由社会评价、专业评价认可,还会有多少人做贩卖文凭的生意以及冲着一纸文凭去读书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