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退出制”与“校长挂帅”与自招改革背道而驰  

2013-12-28 08:31: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取消学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实行校长公开遴选,让校长是教育家而不是官员,对教育与师生负责,而不是对上负责;应该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将学术委员会建立为学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等等。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到,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我国教育部门应该对照这一改革要求,调整传统的行政治理思维,不能再用行政治理的方式,去处理改革问题。推进管办评分离后,政府应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而同时建立让大学用好自主权的治理结构,以此观察对自主招生问题的处理,监督高校必须公开信息,是政府履行监管责任,而不推进独立的招生委员会建设、强化行政领导的主导作用、以及建立退出制,则不是积极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而是越权对学校办学自主权的干涉。

近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各试点高校要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坚持“集体议事、集体决策”。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高校加强考务和录取过程管理,强化信息公开和监督检查。教育部将对试点高校严格执行动态管理和准入退出机制,凡是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并追究学校及有关人员责任。 (人民网12月27日)

 

近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各试点高校要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坚持“集体议事、集体决策”。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高校加强考务和录取过程管理,强化信息公开和监督检查。教育部将对试点高校严格执行动态管理和准入退出机制,凡是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并追究学校及有关人员责任。(人民网12月27日) 教育部的通知,是希望做到自主招生公开透明,但通知提到的做法,有的能一定程度起到促进公开、透明的效果,有的则强化行政力量对自主招生的主导,和深化推进自主招生改革背道而驰,对铲除造成自主招生腐败的行政治校土壤不利。要真正做到自主招生公平公正,需要教育部转变传统的行政治理思路。 教育部提到的及时公开考生笔试和面试成绩、考核合格标准、拟入选考生名单及入选专业和录取优惠分值、录取结果、违规处理结果、新生复查结果等信息,这是有利于自主招生公开、透明的,事实上,教育部多年前就要求高校要公示自主招生信息,但由于对自主招生信息公开缺乏明细要求,加之问责不力,导致高校落实得并不好,希望教育部此次能严格按照招生信息公开的要求,督促高校必须详细公开自主招生信息,接受公众监督。否则只有规定,没有问责,规定会成为一纸空文。 在这次通知中,教育部一连提了6个严格、6个严禁,态度极为严肃,但众所周知,很多由教育行政部门颁布的文件、规定,都充满着严格、严禁,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十分普遍。这需要教育部门避免出现类似问题教育部的通知,是希望做到自主招生公开透明,但通知提到的做法,有的能一定程度起到促进公开、透明的效果,有的则强化行政力量对自主招生的主导,和深化推进自主招生改革背道而驰,对铲除造成自主招生腐败的行政治校土壤不利。要真正做到自主招生公平公正,需要教育部转变传统的行政治理思路。

 

教育部提到的及时公开考生笔试和面试成绩、考核合格标准、拟入选考生名单及入选专业和录取优惠分值、录取结果、违规处理结果、新生复查结果等信息,这是有利于自主招生公开、透明的,事实上,教育部多年前就要求高校要公示自主招生信息,但由于对自主招生信息公开缺乏明细要求,加之问责不力,导致高校落实得并不好,希望教育部此次能严格按照招生信息公开的要求,督促高校必须详细公开自主招生信息,接受公众监督。否则只有规定,没有问责,规定会成为一纸空文。

 

在这次通知中,教育部一连提了6。 而教育部要求高校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表面上看是希望通过校长对自主招生的重视,来推进自主招生的公开透明,但这恰恰强化了行政领导对自主招生的介入。自主招生从本质上看,属于学校的教育事务,这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负责,在自主招生中,应该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订学校自主招生的标准,并监督有关职能机构实施,在世界一流大学中,校长并不是招生委员会的成员,不得干预招生事务,这就建立了行政干预招生事务的制度防火墙。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之所以被质疑存在潜规则,且滋生腐败,根源就在于行政治校——行政领导可以用行政权干涉教育和学术。要治理招生腐败,应该打破行政治校,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要求学校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但目前教育部并没有采取这种治理办法,还是采取行政治理的方式。 建立自主招生的退出机制,也是行政治理。从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出发,对于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应该根据事件的性质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但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却不是好办法。依照我国《高等教育法》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精神,自主招生本就是高校的权利,这不该由政府部门决定赋不赋予,对于高校自主招生中存在的问题,合理合法的处理方式,应当分析导致问题的根源深入推进改革,比如,针对行政权力干预自主招生问题、自主招生中的权势交易、权钱交易问题,应该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让公众能参与到大学的管理与决策中,避免学校行政单方面决策;应个严格、6个严禁,态度极为严肃,但众所周知,很多由教育行政部门颁布的文件、规定,都充满着严格、严禁,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十分普遍。这需要教育部门避免出现类似问题。

。 而教育部要求高校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表面上看是希望通过校长对自主招生的重视,来推进自主招生的公开透明,但这恰恰强化了行政领导对自主招生的介入。自主招生从本质上看,属于学校的教育事务,这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负责,在自主招生中,应该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订学校自主招生的标准,并监督有关职能机构实施,在世界一流大学中,校长并不是招生委员会的成员,不得干预招生事务,这就建立了行政干预招生事务的制度防火墙。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之所以被质疑存在潜规则,且滋生腐败,根源就在于行政治校——行政领导可以用行政权干涉教育和学术。要治理招生腐败,应该打破行政治校,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要求学校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但目前教育部并没有采取这种治理办法,还是采取行政治理的方式。 建立自主招生的退出机制,也是行政治理。从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出发,对于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应该根据事件的性质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但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却不是好办法。依照我国《高等教育法》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精神,自主招生本就是高校的权利,这不该由政府部门决定赋不赋予,对于高校自主招生中存在的问题,合理合法的处理方式,应当分析导致问题的根源深入推进改革,比如,针对行政权力干预自主招生问题、自主招生中的权势交易、权钱交易问题,应该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让公众能参与到大学的管理与决策中,避免学校行政单方面决策;应

 

而教育部要求高校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表面上看是希望通过校长对自主招生的重视,来推进自主招生的公开透明,但这恰恰强化了行政领导对自主招生的介入。自主招生从本质上看,属于学校的教育事务,这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负责,在自主招生中,应该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订学校自主招生的标准,并监督有关职能机构实施,在世界一流大学中,校长并不是招生委员会的成员,不得干预招生事务,这就建立了行政干预招生事务的制度防火墙。

。 而教育部要求高校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表面上看是希望通过校长对自主招生的重视,来推进自主招生的公开透明,但这恰恰强化了行政领导对自主招生的介入。自主招生从本质上看,属于学校的教育事务,这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负责,在自主招生中,应该成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负责制订学校自主招生的标准,并监督有关职能机构实施,在世界一流大学中,校长并不是招生委员会的成员,不得干预招生事务,这就建立了行政干预招生事务的制度防火墙。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之所以被质疑存在潜规则,且滋生腐败,根源就在于行政治校——行政领导可以用行政权干涉教育和学术。要治理招生腐败,应该打破行政治校,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要求学校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但目前教育部并没有采取这种治理办法,还是采取行政治理的方式。 建立自主招生的退出机制,也是行政治理。从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出发,对于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应该根据事件的性质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但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却不是好办法。依照我国《高等教育法》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精神,自主招生本就是高校的权利,这不该由政府部门决定赋不赋予,对于高校自主招生中存在的问题,合理合法的处理方式,应当分析导致问题的根源深入推进改革,比如,针对行政权力干预自主招生问题、自主招生中的权势交易、权钱交易问题,应该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让公众能参与到大学的管理与决策中,避免学校行政单方面决策;应

 

我国高校自主招生之所以被质疑存在潜规则,且滋生腐败,根源就在于行政治校——行政领导可以用行政权干涉教育和学术。要治理招生腐败,应该打破行政治校,推进行政权、教育权和学术权分离,要求学校建立独立的招生委员会。但目前教育部并没有采取这种治理办法,还是采取行政治理的方式。

 

建立自主招生的退出机制,也是行政治理。从推进自主招生改革出发,对于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应该根据事件的性质追究相关人员的行政责任和法律责任,但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却不是好办法。依照我国《高等教育法》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精神,自主招生本就是高校的权利,这不该由政府部门决定赋不赋予,对于高校自主招生中存在的问题,合理合法的处理方式,应当分析导致问题的根源深入推进改革,比如,针对行政权力干预自主招生问题、自主招生中的权势交易、权钱交易问题,应该建立大学理事会治理结构,让公众能参与到大学的管理与决策中,避免学校行政单方面决策;应该取消学校校长的行政级别,实行校长公开遴选,让校长是教育家而不是官员,对教育与师生负责,而不是对上负责;应该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将学术委员会建立为学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等等。

近日,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各试点高校要成立由校长、分管校领导和校内纪检监察等部门负责同志组成的招生工作领导小组,坚持“集体议事、集体决策”。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点高校加强考务和录取过程管理,强化信息公开和监督检查。教育部将对试点高校严格执行动态管理和准入退出机制,凡是政策执行不严格、管理不规范、问题突出的,一律停止试点资格,并追究学校及有关人员责任。(人民网12月27日) 教育部的通知,是希望做到自主招生公开透明,但通知提到的做法,有的能一定程度起到促进公开、透明的效果,有的则强化行政力量对自主招生的主导,和深化推进自主招生改革背道而驰,对铲除造成自主招生腐败的行政治校土壤不利。要真正做到自主招生公平公正,需要教育部转变传统的行政治理思路。 教育部提到的及时公开考生笔试和面试成绩、考核合格标准、拟入选考生名单及入选专业和录取优惠分值、录取结果、违规处理结果、新生复查结果等信息,这是有利于自主招生公开、透明的,事实上,教育部多年前就要求高校要公示自主招生信息,但由于对自主招生信息公开缺乏明细要求,加之问责不力,导致高校落实得并不好,希望教育部此次能严格按照招生信息公开的要求,督促高校必须详细公开自主招生信息,接受公众监督。否则只有规定,没有问责,规定会成为一纸空文。 在这次通知中,教育部一连提了6个严格、6个严禁,态度极为严肃,但众所周知,很多由教育行政部门颁布的文件、规定,都充满着严格、严禁,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十分普遍。这需要教育部门避免出现类似问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到,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我国教育部门应该对照这一改革要求,调整传统的行政治理思维,不能再用行政治理的方式,去处理改革问题。推进管办评分离后,政府应依法监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而同时建立让大学用好自主权的治理结构,以此观察对自主招生问题的处理,监督高校必须公开信息,是政府履行监管责任,而不推进独立的招生委员会建设、强化行政领导的主导作用、以及建立退出制,则不是积极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而是越权对学校办学自主权的干涉。

  评论这张
 
阅读(18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