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决定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是自主办学吗?  

2013-11-06 06:4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争议又起。近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再次重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并未制定学士学位授予与英语四级考试挂钩的办法。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联系在一起,是高校的“自选动作”。(新闻晚报11月5日) 对此,有人认为,高校自主决定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也是学校的自主权,无可厚非。这种观念很有迷惑性,表面上看,学校有权对学生提出英语教学考试的要求,也就可将学位授予与四级考试成绩挂起钩来,可是,大学施行自主办学,其“自主权”并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决定,而必须由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参与决策,同时要听取学生意见,接受学生监督。以此分析大学“自主”决定要求学生必须参加四级考试,直接或间接(把四级考试成绩作为大学英语必修课成绩的一部分)与学位挂钩,是滥用“自主权”。 不妨设想,如果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TOEFL考试,以TOEFL作为大学英语学位考的成绩,社会会是怎样的反应。——这是强迫学生参考,同时会被质疑这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而其实,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与要求学生参加TOEFL考是一个性质,唯一不同的是,四级考试是教育部门主导的,而TOEFLE考是社会化考试。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并硬性与学位挂钩,这也是逼迫学生参考,同时这背后也存在行政、利益等因素。 高校如果要把四级考试与学位挂钩,必须过“两关”。第一关是教授关,这一影响全校学生英语教学的教育事务,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决策,而不应该由学校行政领导或教务部门决定。教授委员会在决策时,要针对四级考试本身的质量、本校学生英语教学情况和英语能力评价进行充分的讨论。 目前看来,鲜有学校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
钩是教授会决策的结果,甚或说,很多大学根本就没有独立运行,负责教育决策的教授会。大多数教育事务就由行政领导拍板。这种决策模式,让教育行政部门主导的四六级考试在高校畅通无阻——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把此事交办给学校行政,而学校行政完全可以动用行政权对其加以“推广”。教育部门称没有要求学校将四级考与学位挂钩,可是,为何要将这一考试交给学校组织考试?难道不可以设置标准化考点,由学生自己选择报考?而且,在此前的教育评估中,四六级考试成绩为何被列为评价高校教育教学质量的指标? 第二关是学生关,对于社会化考试——比如TOEFLE、雅思、GRE——学生是有权选择是否参加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也是社会化考试,学生当然也拥有选择权,如果学校以四级考成绩作为英语学位考成绩,这就剥夺了学生的选择权。包括一些已经宣布四级考试不与学位授予授予挂钩的学校,其实也是要求每个学生都参加四级考的,其操作方式是,学生参加四级考,如果达到规定的成绩要求,就不再参加学校组织的英语学位考,没过的学生再参加英语学位考,过了这一考试,也可拿到学位。问题是,学生可不可以不考四级,直接参加学位考呢?对于影响到学生具体权益的事务,学校也应该听取学生的意见,在得到学生同意后方可推行。 自主办学是现代大学办学的重要特征,但自主办学不意味着学校随意办学,也不是学校行政自主。要让大学用好办学自主权,还必须在大学校内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简单地说,实行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权,办学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权责分明。总体看来,我国大学对外没有获得充分的办学主权,对内也缺乏现代大学治理机制,这导致有的大学就是拥有一点办学自主权,也被滥用,以至于公众质疑,今天的大

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争议又起。近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再次重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并未制定学士学位授予与英语四级考试挂钩的办法。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联系在一起钩是教授会决策的结果,甚或说,很多大学根本就没有独立运行,负责教育决策的教授会。大多数教育事务就由行政领导拍板。这种决策模式,让教育行政部门主导的四六级考试在高校畅通无阻——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把此事交办给学校行政,而学校行政完全可以动用行政权对其加以“推广”。教育部门称没有要求学校将四级考与学位挂钩,可是,为何要将这一考试交给学校组织考试?难道不可以设置标准化考点,由学生自己选择报考?而且,在此前的教育评估中,四六级考试成绩为何被列为评价高校教育教学质量的指标? 第二关是学生关,对于社会化考试——比如TOEFLE、雅思、GRE——学生是有权选择是否参加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也是社会化考试,学生当然也拥有选择权,如果学校以四级考成绩作为英语学位考成绩,这就剥夺了学生的选择权。包括一些已经宣布四级考试不与学位授予授予挂钩的学校,其实也是要求每个学生都参加四级考的,其操作方式是,学生参加四级考,如果达到规定的成绩要求,就不再参加学校组织的英语学位考,没过的学生再参加英语学位考,过了这一考试,也可拿到学位。问题是,学生可不可以不考四级,直接参加学位考呢?对于影响到学生具体权益的事务,学校也应该听取学生的意见,在得到学生同意后方可推行。 自主办学是现代大学办学的重要特征,但自主办学不意味着学校随意办学,也不是学校行政自主。要让大学用好办学自主权,还必须在大学校内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简单地说,实行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权,办学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权责分明。总体看来,我国大学对外没有获得充分的办学主权,对内也缺乏现代大学治理机制,这导致有的大学就是拥有一点办学自主权,也被滥用,以至于公众质疑,今天的大,是高校的“自选动作”。(新闻晚报11月5日

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对此,有人认为,高校自主决定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也是学校的自主权,无可厚非。这种观念很有迷惑性,表面上看,学校有权对学生提出英语教学考试的要求,也就可将学位授予与四级考试成绩挂起钩来,可是,大学施行自主办学,其“自主权”并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决定,而必须由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参与决策,同时要听取学生意见,接受学生监督。以此分析大学“自主”决定要求学生必须参加四级考试,直接或间接(把四级考试成绩作为大学英语必修课成绩的一部分)与学位挂钩,是滥用“自主权”。

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不妨设想,如果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TOEFL考试,以TOEFL作为大学英语学位考的成绩,社会会是怎样的反应。——这是强迫学生参考,同时会被质疑这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而其实,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与要求学生参加TOEFL考是一个性质,唯一不同的是,四级考试是教育部门主导的,而TOEFLE考是社会化考试。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并硬性与学位挂钩,这也是逼迫学生参考,同时这背后也存在行政、利益等因素。

 

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高校如果要把四级考试与学位挂钩,必须过“两关”。第一关是教授关,这一影响全校学生英语教学的教育事务,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决策,而不应该由学校行政领导或教务部门决定。教授委员会在决策时,要针对四级考试本身的质量、本校学生英语教学情况和英语能力评价进行充分的讨论。

 

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目前看来,鲜有学校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是教授会决策的结果,甚或说,很多大学根本就没有独立运行,负责教育决策的教授会。大多数教育事务就由行政领导拍板。这种决策模式,让教育行政部门主导的四六级考试在高校畅通无阻——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把此事交办给学校行政,而学校行政完全可以动用行政权对其加以“推广”。教育部门称没有要求学校将四级考与学位挂钩,可是,为何要将这一考试交给学校组织考试?难道不可以设置标准化考点,由学生自己选择报考?而且,在此前的教育评估中,四六级考试成绩为何被列为评价高校教育教学质量的指标?

 

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争议又起。近日,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再次重申: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和教育部并未制定学士学位授予与英语四级考试挂钩的办法。英语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联系在一起,是高校的“自选动作”。(新闻晚报11月5日) 对此,有人认为,高校自主决定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钩,也是学校的自主权,无可厚非。这种观念很有迷惑性,表面上看,学校有权对学生提出英语教学考试的要求,也就可将学位授予与四级考试成绩挂起钩来,可是,大学施行自主办学,其“自主权”并不能由学校行政单方决定,而必须由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参与决策,同时要听取学生意见,接受学生监督。以此分析大学“自主”决定要求学生必须参加四级考试,直接或间接(把四级考试成绩作为大学英语必修课成绩的一部分)与学位挂钩,是滥用“自主权”。 不妨设想,如果学校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参加TOEFL考试,以TOEFL作为大学英语学位考的成绩,社会会是怎样的反应。——这是强迫学生参考,同时会被质疑这背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而其实,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与要求学生参加TOEFL考是一个性质,唯一不同的是,四级考试是教育部门主导的,而TOEFLE考是社会化考试。学校要求学生参加四级考试,并硬性与学位挂钩,这也是逼迫学生参考,同时这背后也存在行政、利益等因素。 高校如果要把四级考试与学位挂钩,必须过“两关”。第一关是教授关,这一影响全校学生英语教学的教育事务,应该由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决策,而不应该由学校行政领导或教务部门决定。教授委员会在决策时,要针对四级考试本身的质量、本校学生英语教学情况和英语能力评价进行充分的讨论。 目前看来,鲜有学校将四级考试与学位授予挂第二关是学生关,对于社会化考试——比如TOEFLE、雅思、GRE——学生是有权选择是否参加的,英语四六级考试也是社会化考试,学生当然也拥有选择权,如果学校以四级考成绩作为英语学位考成绩,这就剥夺了学生的选择权。包括一些已经宣布四级考试不与学位授予授予挂钩的学校,其实也是要求每个学生都参加四级考的,其操作方式是,学生参加四级考,如果达到规定的成绩要求,就不再参加学校组织的英语学位考,没过的学生再参加英语学位考,过了这一考试,也可拿到学位。问题是,学生可不可以不考四级,直接参加学位考呢?对于影响到学生具体权益的事务,学校也应该听取学生的意见,在得到学生同意后方可推行。

 

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自主办学是现代大学办学的重要特征,但自主办学不意味着学校随意办学,也不是学校行政自主。要让大学用好办学自主权,还必须在大学校内实行学术自治、教授治校、学生自治。简单地说,实行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分权,办学者、教育者和受教育者权责分明。总体看来,我国大学对外没有获得充分的办学主权,对内也缺乏现代大学治理机制,这导致有的大学就是拥有一点办学自主权,也被滥用,以至于公众质疑,今天的大学能否真正做到自主办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变异,根源就在这里。

 

在笔者看来,政府部门放权给学校,以及学校内部建立现代大学治理机构,同样重要,对于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来说,教育部门需要做的是让这一考生真正实现“社会化”,不能再由行政部门主导,交办学校组织,而应该由学生自愿报考,测试自己的英语能力;学校则应该根据本校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自主开展英语教学,而不是围绕让学生通过四六级考试转——这把大学英语演变为“应试英语”,且对学生一刀切提要求,也造成教育的浪费,学生花很长时间学英语,到头来却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相当学生在实际工作中用到英语的机会并不多。从这一角度说,大学英语四六级改革,其实就是高等教育管理改革和现代大学制度建设改革的一部分,而这两方面改革,正是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重要改革内容,只是这一纲要颁布至今三年多,其所确定的改革,都没有得到贯彻、落实。

  评论这张
 
阅读(11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