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数学滚出高考”的真问题是什么?  

2013-11-03 07:15: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英语降低分值的改革,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也激化出一些网友的“灵感”,对高考数学科目“开炮”,有网友发起“数学滚出高考”的调查,居然得到七成的支持。

 

都很难走出应试。试想,就是数学、英语等科目全部退出高考,高考就考语文,按照现在的高考录取制度,我国的语文教学质量会提高吗?还是会出现更加严重的应试化?这也是大家担忧北京降低英文分值、增加语文分值的高考改革,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的根本原因。 对于考试招生分离,一方面,需要政府教育部门严格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推进放权,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推进考试社会化;另一方,需要整个社会对考招分离有正确的理解,所谓考招分离,就是把考试的功能从选拔转为评价,招生不再集中录取而是学校自主招生。以此分析目前各地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或思路,不难发现,还没有做到真正的考招分离,包括英语变为社会化高考、一年多次考,由于最后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取最好一次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恐难缓解学生应试的压力。 所以,改革录取制度,是高考改革的灵魂,当高考改革有了灵魂,大家也就不会再情绪化的抱怨,整个社会也才会走出高考改革焦虑。这是我国在推进高考改革,制订改革方案时必须注意的首要问题。

说实话,这不过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同时也反映出当下存在的高考改革焦虑。有媒体评论劝诫网友理性对待,认为学数学不只派菜市场算账的用场,还可培养逻辑思维,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网友。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导致学科教育偏离本质,引发大家的不满。

 

在的考试录取制度,使“教育招生考试”一体化,高考的功能是选拔考而非评价考,大学以高考分数作为重要甚至唯一的依据进行录取,中学教学完全围绕高考转,这导致学科教育,包括语文、数学、英语都应试化、功利化,严重畸形。显然,要让学科教育回归本质,必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实行“教招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评价,大学自主招生,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考试不再是指挥棒和核心,而是为中学教学和大学学招生提供评价服务。 如果教招考分离,每所大学会根据自身不同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提出学科以及成绩要求,比如,有的学校提出英语要求,有的则不提出要求,同样,有的专业提出数学成绩要求且要求很高,有的则不提数学成绩要求,这就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学校则推出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且课程难度不同,学生科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选择这些课程,如果对数学有兴趣,今后想报考的学校也提出数学的要求,那么,学生可多选数学课程。这就把教育选择权交给学生,有利于学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成长为个性人才。 以加拿大中学为例,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多元评价,加拿大的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高中必修课只有7门,再从100多门课程中选修13门课,达到80个学分(每门课4个学分)即毕业,且以这些课程成绩,结合SAT成绩去申请大学。一门学生如果数学不好,只需必修难度不高的数学10(相当于高一水平)即可,不选修数学11、数学12,根本没关系,这不是解决了我国学生们反映的数学学得太难的问题吗?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这其实找准了问题,也是高考改革的核心所在,只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才能让基础教育走出应试教育格局,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中解放出来,而如果维持考试、招生一体化的格局不变,再怎么进行高考科目调整、分值调整,

不容否认,英语和数学,以及其他的科目,都存在中学学得过难,学生应试负担沉重,但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相当数量的人所用不多,还有的甚至把所学全部“还给”老师的情况。但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取消这一科目、让其“滚出高考”那么简单。

 

都很难走出应试。试想,就是数学、英语等科目全部退出高考,高考就考语文,按照现在的高考录取制度,我国的语文教学质量会提高吗?还是会出现更加严重的应试化?这也是大家担忧北京降低英文分值、增加语文分值的高考改革,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的根本原因。 对于考试招生分离,一方面,需要政府教育部门严格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推进放权,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推进考试社会化;另一方,需要整个社会对考招分离有正确的理解,所谓考招分离,就是把考试的功能从选拔转为评价,招生不再集中录取而是学校自主招生。以此分析目前各地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或思路,不难发现,还没有做到真正的考招分离,包括英语变为社会化高考、一年多次考,由于最后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取最好一次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恐难缓解学生应试的压力。 所以,改革录取制度,是高考改革的灵魂,当高考改革有了灵魂,大家也就不会再情绪化的抱怨,整个社会也才会走出高考改革焦虑。这是我国在推进高考改革,制订改革方案时必须注意的首要问题。

我国基础教育中,所有学科教育,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只要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学校高度重视,学生和家长也重视,但随之而来“应试化”很严重;另一个是,没有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就被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边缘化,包括对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极为重要的体育、心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不被重视。

 

对于语文、数学、英语等高考核心科目,其存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将其作为升学的工具,每分必争,结果是考题走上偏难怪之路,学生则陷入题海之中,为赢得考试竞争的胜利,学生们被老师和家长要求早学一点、学深一点,学科的难度也就这样逐渐增加。在国外,奥数只是有数学兴趣、特长学生的选择,而在我国,却成“全民奥数”。用同样的高难度要求所有学生学数学,这不会导致大多数的人的抱怨才怪。

 

要治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减少分值或者干脆将其逐出高考来实现吗?我看很难。如果只降低分值,但最终按学生的高考总分从高到低、结合学生志愿依次录取的规则规则不变,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应试化思路不会根本改变,而逐出高考,必然会出现“不考、学校就不重视、学生也就不学。”

 

北京英语降低分值的改革,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也激化出一些网友的“灵感”,对高考数学科目“开炮”,有网友发起“数学滚出高考”的调查,居然得到七成的支持。 说实话,这不过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同时也反映出当下存在的高考改革焦虑。有媒体评论劝诫网友理性对待,认为学数学不只派菜市场算账的用场,还可培养逻辑思维,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网友。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导致学科教育偏离本质,引发大家的不满。 不容否认,英语和数学,以及其他的科目,都存在中学学得过难,学生应试负担沉重,但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相当数量的人所用不多,还有的甚至把所学全部“还给”老师的情况。但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取消这一科目、让其“滚出高考”那么简单。 我国基础教育中,所有学科教育,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只要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学校高度重视,学生和家长也重视,但随之而来“应试化”很严重;另一个是,没有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就被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边缘化,包括对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极为重要的体育、心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不被重视。 对于语文、数学、英语等高考核心科目,其存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将其作为升学的工具,每分必争,结果是考题走上偏难怪之路,学生则陷入题海之中,为赢得考试竞争的胜利,学生们被老师和家长要求早学一点、学深一点,学科的难度也就这样逐渐增加。在国外,奥数只是有数学兴趣、特长学生的选择,而在我国,却成“全民奥数”。用同样的高难度要求所有学生学数学,这不会导致大多数的人的抱怨才怪。 要治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减少分值或者干脆将其逐出高考来实现吗?我看很难。如果只降低分值,但最终按学生的高考总分从高到低、结合学生志愿依次录取的规则规则不变,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应试化思路不会根本改变,而逐出高考,必然会出现“不考、学校就不重视、学生也就不学。”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现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现在的考试录取制度,使“教育招生考试”一体化,高考的功能是选拔考而非评价考,大学以高考分数作为重要甚至唯一的依据进行录取,中学教学完全围绕高考转,这导致学科教育,包括语文、数学、英语都应试化、功利化,严重畸形。显然,要让学科教育回归本质,必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实行“教招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评价,大学自主招生,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考试不再是指挥棒和核心,而是为中学教学和大学学招生提供评价服务。

 

北京英语降低分值的改革,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也激化出一些网友的“灵感”,对高考数学科目“开炮”,有网友发起“数学滚出高考”的调查,居然得到七成的支持。 说实话,这不过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同时也反映出当下存在的高考改革焦虑。有媒体评论劝诫网友理性对待,认为学数学不只派菜市场算账的用场,还可培养逻辑思维,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网友。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导致学科教育偏离本质,引发大家的不满。 不容否认,英语和数学,以及其他的科目,都存在中学学得过难,学生应试负担沉重,但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相当数量的人所用不多,还有的甚至把所学全部“还给”老师的情况。但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取消这一科目、让其“滚出高考”那么简单。 我国基础教育中,所有学科教育,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只要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学校高度重视,学生和家长也重视,但随之而来“应试化”很严重;另一个是,没有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就被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边缘化,包括对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极为重要的体育、心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不被重视。 对于语文、数学、英语等高考核心科目,其存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将其作为升学的工具,每分必争,结果是考题走上偏难怪之路,学生则陷入题海之中,为赢得考试竞争的胜利,学生们被老师和家长要求早学一点、学深一点,学科的难度也就这样逐渐增加。在国外,奥数只是有数学兴趣、特长学生的选择,而在我国,却成“全民奥数”。用同样的高难度要求所有学生学数学,这不会导致大多数的人的抱怨才怪。 要治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减少分值或者干脆将其逐出高考来实现吗?我看很难。如果只降低分值,但最终按学生的高考总分从高到低、结合学生志愿依次录取的规则规则不变,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应试化思路不会根本改变,而逐出高考,必然会出现“不考、学校就不重视、学生也就不学。”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现

如果教招考分离,每所大学会根据自身不同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提出学科以及成绩要求,比如,有的学校提出英语要求,有的则不提出要求,同样,有的专业提出数学成绩要求且要求很高,有的则不提数学成绩要求,这就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学校则推出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且课程难度不同,学生科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选择这些课程,如果对数学有兴趣,今后想报考的学校也提出数学的要求,那么,学生可多选数学课程。这就把教育选择权交给学生,有利于学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成长为个性人才。

 

都很难走出应试。试想,就是数学、英语等科目全部退出高考,高考就考语文,按照现在的高考录取制度,我国的语文教学质量会提高吗?还是会出现更加严重的应试化?这也是大家担忧北京降低英文分值、增加语文分值的高考改革,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的根本原因。 对于考试招生分离,一方面,需要政府教育部门严格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推进放权,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推进考试社会化;另一方,需要整个社会对考招分离有正确的理解,所谓考招分离,就是把考试的功能从选拔转为评价,招生不再集中录取而是学校自主招生。以此分析目前各地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或思路,不难发现,还没有做到真正的考招分离,包括英语变为社会化高考、一年多次考,由于最后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取最好一次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恐难缓解学生应试的压力。 所以,改革录取制度,是高考改革的灵魂,当高考改革有了灵魂,大家也就不会再情绪化的抱怨,整个社会也才会走出高考改革焦虑。这是我国在推进高考改革,制订改革方案时必须注意的首要问题。

以加拿大中学为例,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多元评价,加拿大的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高中必修课只有7 北京英语降低分值的改革,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也激化出一些网友的“灵感”,对高考数学科目“开炮”,有网友发起“数学滚出高考”的调查,居然得到七成的支持。 说实话,这不过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同时也反映出当下存在的高考改革焦虑。有媒体评论劝诫网友理性对待,认为学数学不只派菜市场算账的用场,还可培养逻辑思维,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网友。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导致学科教育偏离本质,引发大家的不满。 不容否认,英语和数学,以及其他的科目,都存在中学学得过难,学生应试负担沉重,但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相当数量的人所用不多,还有的甚至把所学全部“还给”老师的情况。但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取消这一科目、让其“滚出高考”那么简单。 我国基础教育中,所有学科教育,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只要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学校高度重视,学生和家长也重视,但随之而来“应试化”很严重;另一个是,没有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就被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边缘化,包括对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极为重要的体育、心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不被重视。 对于语文、数学、英语等高考核心科目,其存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将其作为升学的工具,每分必争,结果是考题走上偏难怪之路,学生则陷入题海之中,为赢得考试竞争的胜利,学生们被老师和家长要求早学一点、学深一点,学科的难度也就这样逐渐增加。在国外,奥数只是有数学兴趣、特长学生的选择,而在我国,却成“全民奥数”。用同样的高难度要求所有学生学数学,这不会导致大多数的人的抱怨才怪。 要治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减少分值或者干脆将其逐出高考来实现吗?我看很难。如果只降低分值,但最终按学生的高考总分从高到低、结合学生志愿依次录取的规则规则不变,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应试化思路不会根本改变,而逐出高考,必然会出现“不考、学校就不重视、学生也就不学。”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现门,再从100多门课程中选修13门课,达到80在的考试录取制度,使“教育招生考试”一体化,高考的功能是选拔考而非评价考,大学以高考分数作为重要甚至唯一的依据进行录取,中学教学完全围绕高考转,这导致学科教育,包括语文、数学、英语都应试化、功利化,严重畸形。显然,要让学科教育回归本质,必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实行“教招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评价,大学自主招生,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考试不再是指挥棒和核心,而是为中学教学和大学学招生提供评价服务。 如果教招考分离,每所大学会根据自身不同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提出学科以及成绩要求,比如,有的学校提出英语要求,有的则不提出要求,同样,有的专业提出数学成绩要求且要求很高,有的则不提数学成绩要求,这就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学校则推出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且课程难度不同,学生科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选择这些课程,如果对数学有兴趣,今后想报考的学校也提出数学的要求,那么,学生可多选数学课程。这就把教育选择权交给学生,有利于学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成长为个性人才。 以加拿大中学为例,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多元评价,加拿大的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高中必修课只有7门,再从100多门课程中选修13门课,达到80个学分(每门课4个学分)即毕业,且以这些课程成绩,结合SAT成绩去申请大学。一门学生如果数学不好,只需必修难度不高的数学10(相当于高一水平)即可,不选修数学11、数学12,根本没关系,这不是解决了我国学生们反映的数学学得太难的问题吗?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这其实找准了问题,也是高考改革的核心所在,只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才能让基础教育走出应试教育格局,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中解放出来,而如果维持考试、招生一体化的格局不变,再怎么进行高考科目调整、分值调整,个学分(每门课4个学分)即毕业,且以这些课程成绩,结合SAT成绩去申请大学。一门学生如果数学不好,只需必修难度不高的数学10 北京英语降低分值的改革,在网上引起热议,这也激化出一些网友的“灵感”,对高考数学科目“开炮”,有网友发起“数学滚出高考”的调查,居然得到七成的支持。 说实话,这不过是一种情绪化的宣泄,同时也反映出当下存在的高考改革焦虑。有媒体评论劝诫网友理性对待,认为学数学不只派菜市场算账的用场,还可培养逻辑思维,但这显然打动不了网友。这背后的根本问题是,现行的高考录取制度,导致学科教育偏离本质,引发大家的不满。 不容否认,英语和数学,以及其他的科目,都存在中学学得过难,学生应试负担沉重,但在随后的工作、生活中相当数量的人所用不多,还有的甚至把所学全部“还给”老师的情况。但解决这一问题,不是取消这一科目、让其“滚出高考”那么简单。 我国基础教育中,所有学科教育,存在两个极端——一个是,只要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学校高度重视,学生和家长也重视,但随之而来“应试化”很严重;另一个是,没有纳入中高考的科目,就被学校、老师、学生和家长边缘化,包括对学生身心健康成长极为重要的体育、心理教育、生命教育等等,都不被重视。 对于语文、数学、英语等高考核心科目,其存在的问题是,大家都将其作为升学的工具,每分必争,结果是考题走上偏难怪之路,学生则陷入题海之中,为赢得考试竞争的胜利,学生们被老师和家长要求早学一点、学深一点,学科的难度也就这样逐渐增加。在国外,奥数只是有数学兴趣、特长学生的选择,而在我国,却成“全民奥数”。用同样的高难度要求所有学生学数学,这不会导致大多数的人的抱怨才怪。 要治理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减少分值或者干脆将其逐出高考来实现吗?我看很难。如果只降低分值,但最终按学生的高考总分从高到低、结合学生志愿依次录取的规则规则不变,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应试化思路不会根本改变,而逐出高考,必然会出现“不考、学校就不重视、学生也就不学。” 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现(相当于高一水平)即可,不选修数学11、数学在的考试录取制度,使“教育招生考试”一体化,高考的功能是选拔考而非评价考,大学以高考分数作为重要甚至唯一的依据进行录取,中学教学完全围绕高考转,这导致学科教育,包括语文、数学、英语都应试化、功利化,严重畸形。显然,要让学科教育回归本质,必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实行“教招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评价,大学自主招生,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考试不再是指挥棒和核心,而是为中学教学和大学学招生提供评价服务。 如果教招考分离,每所大学会根据自身不同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提出学科以及成绩要求,比如,有的学校提出英语要求,有的则不提出要求,同样,有的专业提出数学成绩要求且要求很高,有的则不提数学成绩要求,这就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学校则推出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且课程难度不同,学生科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选择这些课程,如果对数学有兴趣,今后想报考的学校也提出数学的要求,那么,学生可多选数学课程。这就把教育选择权交给学生,有利于学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成长为个性人才。 以加拿大中学为例,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多元评价,加拿大的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高中必修课只有7门,再从100多门课程中选修13门课,达到80个学分(每门课4个学分)即毕业,且以这些课程成绩,结合SAT成绩去申请大学。一门学生如果数学不好,只需必修难度不高的数学10(相当于高一水平)即可,不选修数学11、数学12,根本没关系,这不是解决了我国学生们反映的数学学得太难的问题吗?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这其实找准了问题,也是高考改革的核心所在,只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才能让基础教育走出应试教育格局,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中解放出来,而如果维持考试、招生一体化的格局不变,再怎么进行高考科目调整、分值调整,12,根本没关系,这不是解决了我国学生们反映的数学学得太难的问题吗?

 

在的考试录取制度,使“教育招生考试”一体化,高考的功能是选拔考而非评价考,大学以高考分数作为重要甚至唯一的依据进行录取,中学教学完全围绕高考转,这导致学科教育,包括语文、数学、英语都应试化、功利化,严重畸形。显然,要让学科教育回归本质,必须打破“教招考”一体化,实行“教招考”分离,具体而言,就是中学自主教学、考试社会评价,大学自主招生,其中,尤为重要的是考试不再是指挥棒和核心,而是为中学教学和大学学招生提供评价服务。 如果教招考分离,每所大学会根据自身不同的办学定位、专业要求,提出学科以及成绩要求,比如,有的学校提出英语要求,有的则不提出要求,同样,有的专业提出数学成绩要求且要求很高,有的则不提数学成绩要求,这就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学校则推出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且课程难度不同,学生科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业和职业发展规划,选择这些课程,如果对数学有兴趣,今后想报考的学校也提出数学的要求,那么,学生可多选数学课程。这就把教育选择权交给学生,有利于学生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成长为个性人才。 以加拿大中学为例,由于大学实行自主招生、多元评价,加拿大的中学都实行学分制,学生的高中必修课只有7门,再从100多门课程中选修13门课,达到80个学分(每门课4个学分)即毕业,且以这些课程成绩,结合SAT成绩去申请大学。一门学生如果数学不好,只需必修难度不高的数学10(相当于高一水平)即可,不选修数学11、数学12,根本没关系,这不是解决了我国学生们反映的数学学得太难的问题吗?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这其实找准了问题,也是高考改革的核心所在,只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才能让基础教育走出应试教育格局,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中解放出来,而如果维持考试、招生一体化的格局不变,再怎么进行高考科目调整、分值调整,

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已指明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推进考试招生分离,这其实找准了问题,也是高考改革的核心所在,只有推进考试招生分离,才能让基础教育走出应试教育格局,让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从应试中解放出来,而如果维持考试、招生一体化的格局不变,再怎么进行高考科目调整、分值调整,都很难走出应试。试想,就是数学、英语等科目全部退出高考,高考就考语文,按照现在的高考录取制度,我国的语文教学质量会提高吗?还是会出现更加严重的应试化?这也是大家担忧北京降低英文分值、增加语文分值的高考改革,究竟能不能起到效果的根本原因。

 

对于考试招生分离,一方面,需要政府教育部门严格落实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推进放权,落实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推进考试社会化;另一方,需要整个社会对考招分离有正确的理解,所谓考招分离,就是把考试的功能从选拔转为评价,招生不再集中录取而是学校自主招生。以此分析目前各地出台的高考改革方案或思路,不难发现,还没有做到真正的考招分离,包括英语变为社会化高考、一年多次考,由于最后服务于一次集中录取(取最好一次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恐难缓解学生应试的压力。

 

所以,改革录取制度,是高考改革的灵魂,当高考改革有了灵魂,大家也就不会再情绪化的抱怨,整个社会也才会走出高考改革焦虑。这是我国在推进高考改革,制订改革方案时必须注意的首要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83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