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大学章程极有可能成为新的摆设  

2013-11-29 07:28: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章程,已有进步,能把所有章程的内容也执行,也对办学有促进,比如,人民大学章程中提出,“学术委员会主任一般由不担任行政职务的资深教授担任。”问题在于,要是规定“一般”不执行呢? 早于1999年实施的《高等教育法》明确了大学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也明确大学必须有章程,但直到今天大学才开始补订章程,所有学校都没有拥有法律规定的自主权,这充分说明依法治教极不乐观。根源是,《高等教育法》这部法律连法律责任一章也没有,这意味着不执行这部法律,根本没有问责。现今的大学章程也存在这一问题,也没有问责条款。当然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解释,今后还会根据章程出台细则,会有问责的内容,但说实在的,这传递的信息并不令人乐观。如果制订了章程,大家却根本不当回事,就像没有制订一样,这无疑是很糟糕的事。如果章程成为摆设,不真正赋予教师、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评价的权利,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也就只是口号了。这是必须警惕的。
”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为深入推进教育部及中央部属高等学校章程建设,加快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中央部委所属高等学校章程建设行动计划》日前公布。”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中国人民大学、东南大学(招生办)等6所第一批申请核准高校章程的核准与发布工作。《计划》自2013年9月起实施,2015年底完成。到2015年底,教育部及中央部门所属的114所高等学校,分批全部完成章程制定和核准工作。

 

制订大学章程,是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大学章程通常被认为是大学宪章,是大学依法治校的最高法律文本。虽然我国《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设立学校需提供办学章程,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大学并无章程,也由此导致大学依法自主办学缺乏依据。制订章程可以改变学校办学无章可循的局面,而《计划》可加速高校制订章程的进程。

 

”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

但需要注意的是,要让章程真正成为大学宪章,还必须需要注意两方面问题。其一,如何让大学章程具有法律效力?目前,章程的制订、核准、发布,是由学校组织制订、主管教育部门负责核准、发布的,从本质上说,章程只是行政规章,这样的章程制订,从制订效率来说,是比较快的——这也是《计划》可以要求3年内100多所高校都完成章程的原因,但却使章程的制订存在不完备之处。

 

首先,章程很难清楚界定政府和学校的关系,而这是制订大学章程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众所周知,我国大学办学缺乏自主权,最近公布的三中全会决定,也提到推进管评办分离的改革。如果大学没有办学自主权,依章程自主办学就无从谈起。从已经发布的6所高校章程看,章程制订者都想明确学校拥有的办学自主权,也希望通过教育部门的审核来“确认”这些自主权,但是,相关的表述基本是“”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学校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及本章程自主管理学校内部事务,不受任何组织和个人的非法干涉。”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据教育部网站消息,为深入推进教育部及中央部属高等学校章程建设,加快现代大学制度建设,《中央部委所属高等学校章程建设行动计划》日前公布。中国人民大学、东南大学(招生办)等6所第一批申请核准高校章程的核准与发布工作。《计划》自2013年9月起实施,2015年底完成。到2015年底,教育部及中央部门所属的114所高等学校,分批全部完成章程制定和核准工作。 制订大学章程,是建设现代大学制度的重要内容,大学章程通常被认为是大学宪章,是大学依法治校的最高法律文本。虽然我国《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明确规定,设立学校需提供办学章程,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国大学并无章程,也由此导致大学依法自主办学缺乏依据。制订章程可以改变学校办学无章可循的局面,而《计划》可加速高校制订章程的进程。 但需要注意的是,要让章程真正成为大学宪章,还必须需要注意两方面问题。其一,如何让大学章程具有法律效力?目前,章程的制订、核准、发布,是由学校组织制订、主管教育部门负责核准、发布的,从本质上说,章程只是行政规章,这样的章程制订,从制订效率来说,是比较快的——这也是《计划》可以要求3年内100多所高校都完成章程的原因,但却使章程的制订存在不完备之处。 首先,章程很难清楚界定政府和学校的关系,而这是制订大学章程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众所周知,我国大学办学缺乏自主权,最近公布的三中全会决定,也提到推进管评办分离的改革。如果大学没有办学自主权,依章程自主办学就无从谈起。从已经发布的6所高校章程看,章程制订者都想明确学校拥有的办学自主权,也希望通过教育部门的审核来“确认”这些自主权,但是,相关的表述基本是“学校依据国家法律法规及本章程自主管理学校内部事务,不受任何组织和个人的非法干涉。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布章程,已有进步,能把所有章程的内容也执行,也对办学有促进,比如,人民大学章程中提出,“学术委员会主任一般由不担任行政职务的资深教授担任。”问题在于,要是规定“一般”不执行呢? 早于1999年实施的《高等教育法》明确了大学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也明确大学必须有章程,但直到今天大学才开始补订章程,所有学校都没有拥有法律规定的自主权,这充分说明依法治教极不乐观。根源是,《高等教育法》这部法律连法律责任一章也没有,这意味着不执行这部法律,根本没有问责。现今的大学章程也存在这一问题,也没有问责条款。当然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解释,今后还会根据章程出台细则,会有问责的内容,但说实在的,这传递的信息并不令人乐观。如果制订了章程,大家却根本不当回事,就像没有制订一样,这无疑是很糟糕的事。如果章程成为摆设,不真正赋予教师、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评价的权利,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也就只是口号了。这是必须警惕的。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布章程,已有进步,能把所有章程的内容也执行,也对办学有促进,比如,人民大学章程中提出,“学术委员会主任一般由不担任行政职务的资深教授担任。”问题在于,要是规定“一般”不执行呢? 早于1999年实施的《高等教育法》明确了大学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也明确大学必须有章程,但直到今天大学才开始补订章程,所有学校都没有拥有法律规定的自主权,这充分说明依法治教极不乐观。根源是,《高等教育法》这部法律连法律责任一章也没有,这意味着不执行这部法律,根本没有问责。现今的大学章程也存在这一问题,也没有问责条款。当然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解释,今后还会根据章程出台细则,会有问责的内容,但说实在的,这传递的信息并不令人乐观。如果制订了章程,大家却根本不当回事,就像没有制订一样,这无疑是很糟糕的事。如果章程成为摆设,不真正赋予教师、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评价的权利,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也就只是口号了。这是必须警惕的。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布章程,已有进步,能把所有章程的内容也执行,也对办学有促进,比如,人民大学章程中提出,学术委员会主任一般由不担任行政职务的资深教授担任。”问题在于,要是规定“一般”不执行呢?

”这能确保学校的自主权吗?这对有关机构有约束力吗?如果有关机构干涉学校的自主权,学校怎么办? 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章程成为各社会机构、教育部门和学校都必须遵守的大学宪章,大学章程的制订有必要提交给全国人大(对于国家举办的大学)和地方人大(对于地方举办的大学)进行讨论、审议,这样通过的大学章程,才具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另外,即便在校内,按照目前的大学章程,也恐难改变行政治校的基本格局。以学术委员会为例,舆论普遍认为,章程的一大“亮点”是提到设立学术委员会,可是,对于学术委员会成为学校的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却没有具体的条文加以支撑,章程明确的学术委员会职责基本是“对学校学术发展规划、科学研究和学科建设中的重大问题提出建议和意见”,那么,提出的建议和意见,行政部门不采纳怎么办?为何不明确学术委员会独立运行,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行政必须执行学术委员会的学术决策呢? 其次,如何让大学章程得以确实落实?我国教育规章的一大问题是,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包括三年前制订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所提到的教育改革,到现在落实者了了。比如推行高考改革,三年前的纲要就提到了推行考试招生相对分离,可三年之后,具体的高考改革方案一直没有出台,而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又再一次重申这一改革。再以高校信息公开为例,2010年9月,我国教育部出台了《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高校公开包括财务信息在内的办学信息,但迄今为止,依法公布学校办学信息的高校只是个别,而对未公布信息的学校,却没有任何问责。最近人大传出招生腐败丑闻,舆论认为信息公开是遏制腐败的利器,教育部门当初出台信息公开办法,也是想发挥这一“利器”的作用,可“利器”找到了,却没人用。 客观而言,相对于没有大学章程来说,大学制订并发

 

早于1999年实施的《高等教育法》明确了大学拥有7项办学自主权,也明确大学必须有章程,但直到今天大学才开始补订章程,所有学校都没有拥有法律规定的自主权,这充分说明依法治教极不乐观。根源是,《高等教育法》这部法律连法律责任一章也没有,这意味着不执行这部法律,根本没有问责。现今的大学章程也存在这一问题,也没有问责条款。当然教育部门和学校可以解释,今后还会根据章程出台细则,会有问责的内容,但说实在的,这传递的信息并不令人乐观。如果制订了章程,大家却根本不当回事,就像没有制订一样,这无疑是很糟糕的事。如果章程成为摆设,不真正赋予教师、学生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评价的权利,建设现代大学制度,也就只是口号了。这是必须警惕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94)|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