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丙奇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高等教育问题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无用”“无聊”质疑源自教育与学术功利化  

2013-11-17 07:12: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也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治的环境中,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都坚持学术标准,这可使学术研究排除外界影响曝出独立性、自主性。拿复旦的研究来说,如果同行专家评价这一研究具有学术价值,值得研究,那么就应该尊重学术评价结果。但在我国,目前学术存在严重的行政化问题,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采用的不是学术标准,而是行政标准和利益标准,这导致学术研究中出现学术腐败、大量学术经费被挥霍、浪费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舆论质疑学术研究是否有学术价值,也就毫不奇怪,可以说,一项学界认为具有价值的研究却引起社会舆论质疑,这折射出学术公信力严重下降。这是值得学界反思的。 要回归正常的教育和学术,就必须推进学校自主办学、学术自治,离开了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育和学术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下,难以走出功利学术、功利教育,不要说培养优秀的人才,取得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就连坚持基本的教育常识和学术常识也难。 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治的环境中,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都坚持学术标准,这可使学术研究排除外界影响曝出独立性、自主性。拿复旦的研究来说,如果同行专家评价这一研究具有学术价值,值得研究,那么就应该尊重学术评价结果。但在我国,目前学术存在严重的行政化问题,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采用的不是学术标准,而是行政标准和利益标准,这导致学术研究中出现学术腐败、大量学术经费被挥霍、浪费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舆论质疑学术研究是否有学术价值,也就毫不奇怪,可以说,一项学界认为具有价值的研究却引起社会舆论质疑,这折射出学术公信力严重下降。这是值得学界反思的。 要回归正常的教育和学术,就必须推进学校自主办学、学术自治,离开了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育和学术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下,难以走出功利学术、功利教育,不要说培养优秀的人才,取得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就连坚持基本的教育常识和学术常识也难。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也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学。——这种办学的错位,使得基础学科在大学里很不受待见,基础文科文史哲、基础理科数理化都被一些学生“无用”,不愿意学习,调查显示,我国内地三分之一的状元选择清华北大的经管专业。而这些学科的学习,对优秀、拔尖人才的培养极为重要,在美国,像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一些文理学院,就坚持非职业化、非技能化的通识教育,以培养学生发展的潜能。 对于学术研究,在“产学研”一体化的学术发展战略中,基础学科的研究也饱受质疑。客观而言,“产学研”的一体化,对应用学科的研究是适用的——研究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可对与基础学科的研究,却并不适合,有的基础学科的研究未必见得就能产生经济价值,如果以经济价值作为学术研究的唯一衡量标准,很多基础学科研究就难以开展。事实也是如此,近年来基础学科的研究并不被重视,结果是我国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连续多年空缺,而有世界影响的原创性基础研究成果少之又少。很多人对我国科学家未能获得诺贝尔科技类奖项耿耿于怀,可如果知道获得诺奖者居然还以“利用磁悬浮技术浮起一只活青蛙”获得搞笑诺贝尔奖,就会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学术研究应鼓励学者积极地探索、创新,而不是以功利的价值观约束学者的思想。 当然,功利教育与功利学术的形成,也与我国学校办学缺乏自主、学术缺乏自治有关。在自主办学的环境中,学校可根据自己的办学定位、开设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学生拥有选择专业、课程的自主权,这样学生就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学业规划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减少对“无用”课程的抱怨,而这些在我国大学中,十分缺乏,有的学生报考大学,是被调剂进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而进入这一专业后,就是再不满,也很难调整专业。不满情绪也就增加。 在学术自。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治的环境中,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都坚持学术标准,这可使学术研究排除外界影响曝出独立性、自主性。拿复旦的研究来说,如果同行专家评价这一研究具有学术价值,值得研究,那么就应该尊重学术评价结果。但在我国,目前学术存在严重的行政化问题,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采用的不是学术标准,而是行政标准和利益标准,这导致学术研究中出现学术腐败、大量学术经费被挥霍、浪费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舆论质疑学术研究是否有学术价值,也就毫不奇怪,可以说,一项学界认为具有价值的研究却引起社会舆论质疑,这折射出学术公信力严重下降。这是值得学界反思的。 要回归正常的教育和学术,就必须推进学校自主办学、学术自治,离开了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育和学术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下,难以走出功利学术、功利教育,不要说培养优秀的人才,取得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就连坚持基本的教育常识和学术常识也难。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这种办学的错位,使得基础学科在大学里很不受待见,基础文科文史哲、基础理科数理化都被一些学生“无用”,不愿意学习,调查显示,我国内地三分之一的状元选择清华北大的经管专业。而这些学科的学习,对优秀、拔尖人才的培养极为重要,在美国,像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以及一些文理学院,就坚持非职业化、非技能化的通识教育,以培养学生发展的潜能。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也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    对于学术研究,在“产学研”一体化的学术发展战略中,基础学科的研究也饱受质疑。客观而言,“产学研”的一体化,对应用学科的研究是适用的——研究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可对与基础学科的研究,却并不适合,有的基础学科的研究未必见得就能产生经济价值,如果以经济价值作为学术研究的唯一衡量标准,很多基础学科研究就难以开展。事实也是如此,近年来基础学科的研究并不被重视,结果是我国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连续多年空缺,而有世界影响的原创性基础研究成果少之又少。很多人对我国科学家未能获得诺贝尔科技类奖项耿耿于怀,可如果知道获得诺奖者居然还以“利用磁悬浮技术浮起一只活青蛙”获得搞笑诺贝尔奖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也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就会明白其中的原因了。学术研究应鼓励学者积极地探索、创新,而不是以功利的价值观约束学者的思想。

 

    当然,功利教育与功利学术的形成,也与我国学校办学缺乏自主、学术缺乏自治有关。在自主办学的环境中,学校可根据自己的办学定位、开设丰富多彩的课程供学生选择,学生拥有选择专业、课程的自主权,这样学生就可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学业规划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减少对“无用”课程的抱怨,而这些在我国大学中,十分缺乏,有的学生报考大学,是被调剂进自己不喜欢的专业的,而进入这一专业后,就是再不满,也很难调整专业。不满情绪也就增加。

 

    在学术自治的环境中,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都坚持学术标准,这可使学术研究排除外界影响曝出独立性、自主性。拿复旦的研究来说,如果同行专家评价这一研究具有学术价值,值得研究,那么就应该尊重学术评价结果。但在我国,目前学术存在严重的行政化问题,学术项目的立项、学术成果的评价,采用的不是学术标准,而是行政标准和利益标准,这导致学术研究中出现学术腐败、大量学术经费被挥霍、浪费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舆论质疑学术研究是否有学术价值,也就毫不奇怪,可以说,一项学界认为具有价值的研究却引起社会舆论质疑,这折射出学术公信力严重下降。这是值得学界反思的。

 

近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现了一种罕见的家族内共有的基因类型。网民对此议论纷纷,针对网民“拿着科研经费当儿戏,‘吃饱了饭没事干’”的质疑,课题组专家表示,科学研究不是闹着玩,或者功利性地为了帮人“认祖归宗”,此次的研究成果,第一次从基因层面验证了许多同姓人群在千百年前确实是一家。而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跨学科合作,也将有助于更多历史谜团的揭开。(新京报11月14日) 类似的质疑近年来频频发生。而除了质疑“无聊”的学术研究浪费科研经费外,还有不少学生质疑大学的基础学科、专业“无用”,比如,据媒体报道,近几年来,每年新生报到时,武汉大学文学院党委副书记王怀民王怀民都会遇到家长们同样的提问“学中文到底有什么用?”。武大文学院王兆鹏教授也证实,在课堂上,他也经常被学生问及这个问题。他坦言,对这问题不知如何回答,一句两句话还真说不清楚。(武汉晚报11月13日) 对学术研究“无聊”、基础学科教育“无用”的质疑,这是“功利学术”、“功利教育”的结果,在大家看来,似乎学术研究、教育教学“实用”才是“有用”的,而其他的则是“无用”的。这会进一步加剧我国教育和学术的功利化。 近年来,功利教育和功利学术在我国教育和学术研究中蔓延,具体表现在,无论是985高校、211院校,还以一般本科,都把就业率作为重要的办学指标,这导致本应该进行通识教育、培养学生基本能力、素质的高校,也变为职业培训所——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学校也应该有清晰的办学定位,有的高校应坚持精英教育,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以能力而非就业为导向进行办学;有的学校则应对学生进行职业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进行办     要回归正常的教育和学术,就必须推进学校自主办学、学术自治,离开了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育和学术在行政、利益因素的影响下,难以走出功利学术、功利教育,不要说培养优秀的人才,取得有影响力的学术成果,就连坚持基本的教育常识和学术常识也难。

  评论这张
 
阅读(15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